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雨玉蝶梦 > 第四十四章 险棋高一着
    说时快,那时迟。飞天鹤一个腾空,飞离地面,身轻如燕,动作迅捷无比。

    那剑客又一剑刺来,动作自是快如闪电,估计必刺中无疑。何曾想到,这飞天鹤的动作,比他更快。这一剑又落空。那剑客颜面扫地,只气得哇哇大叫。

    这时,只听刘四大声呼唤:“壮士何在!”

    话音刚落,从四周跳出十几个武士,个个凶神恶煞,手持刀剑,把飞天鹤围在核中。

    飞天鹤怒问:“刘四,你想干什么?”心中嘀咕着:果然不出所料。这刘四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他毫不慌张,左冲右突,应变自如。

    刘四哈哈大笑,说:“飞天鹤!你今日可是插翅难飞啦。我家老爷要见见你,你就束手就擒吧!抵抗是徒劳的。”

    “想见我?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吗?”

    “没办法。否则,请不动你这尊大神。”

    原来,这些武士尽是锦衣卫的人,个个武功高强。俗语说,一拳难敌四手。飞天鹤没有飞天钻地之能,哪里是他们的对手。一龙大战群虎,直杀得:

    天昏地暗鬼神愁,倒海翻江波浪倾。

    渐渐的,飞天鹤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最终的结局只有一个:束手就擒!

    “哈,哈哈……”

    此时,和善堂外传来了一阵自豪的笑声。

    只见刘熙在家奴的簇拥下,神气十足地步入和善堂。冷冷的说:“几年来,你这只仙鹤,在京城胡作非为,专与官府为敌。闹得人心惶惶,寝食难安。官府多次奈何不了你,今日总算被我刘熙给逮住了。哈,哈哈!带走,在皇上面前,可是大功一件。”

    飞天鹤嗤之以鼻:“老贼,我们走着瞧吧!”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家奴慌慌张张地跑入和善堂,口中大叫:“老爷,不好啦!不好啦。”

    刘熙大怒,顺手就是一巴掌,吼道:“大喊大叫,是何居心?你说,老夫哪里不好?”

    “不是老爷不好,是大势不好。”那家奴摸了摸脸庞,忍着疼痛。说:“我家小姐不知被谁抓走了,我们在她的闺房发现一张纸条。”说罢,把捏在手上的纸条递给刘熙。

    刘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里很是不爽。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要想凤凰飞回你的身边,除非放了那只仙鹤。”

    刘熙一时愣住了。在鹤与凤之间,自然是放弃前者,而选择后者,那不用说!

    “哈,哈哈!”飞天鹤得意地狂笑起来。

    这一笑声,可把在场的武士弄傻了,人们搞不清他们唱的是哪一出?

    刘熙暗暗叫苦,自己精心策划的计谋,就这样付诸东流。想不到这小子会来这一着棋,令老夫无所适从,乱了阵脚,不知下步棋该怎么走。

    看来,这小子早已识破我的诡计,事先约了他人,抓了我闺女,作为要挟。聪明,的确是聪明!我老夫可是:

    聪明反被聪明误,差点害了卿卿性命!

    刘熙回过神来,脸上那得意的神色没有了,而变得亳无表情,冷冷说:“飞天鹤!老夫服了你。”

    飞天鹤也冷言相讥:“姜还是老的辣嘛!”

    僵持了几分钟,飞天鹤发话了:“怎么样?我的参政大人。在仙鹤和凤凰之间,您要选择谁?”

    刘熙想了想,说:“飞天鹤,我们讲和吧!”

    “这好像不是参政大人的做事风格。怎么个讲和法?”飞天鹤故作不解地问。其实,他心下了然。讲和是最好的结局。否则,鱼死网破,对谁都不好。

    刘熙说:“我放了你,你放了我闺女。不过,还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说罢,向刘四递个眼色。刘四一扬手,把飞天鹤放了,然后退出和善堂。

    刘熙屏退左右后,低声对飞天鹤说:“你是否偷了我的一对金狮子?假如是你偷的,没关系!金狮子可以归你,但你要答应我,不许声张出去。”

    “怎么?你想堵住我的嘴巴?我实话告诉你,你的金狮子和你家闺女的如意宝镜,都是我偷的。刘大人!您怀疑是我偷的,然后设下这席‘鸿门宴’,想杀人灭口,是吗?”

    “其实,老夫也是出于无奈。”

    刘熙环视一下周围,声音低得只有对方听得到:“飞天鹤!我的条件,你可以答应吗?如果可以答应,老夫保证不会动你一根毫毛,而且立马放人。”

    “假如不答应哩?”飞天鹤故意问。

    “如果不答应,老夫立即杀了你。”刘熙的脸,翻脸比翻书还快,“飞天鹤!周围都是我的人。除非你有飞天遁地之术,否则,你是逃不出我如来佛的手掌心的。”

    飞天鹤一声冷笑,说:“刘大人!您别忘了。您的千金小姐还在我的手中。我死了,她也活不成。”

    “这么说,你是不肯跟老夫合作了!”

    就在这时,一个家奴跑了进来,他可是学乖了,不敢开口就说不好了。只是慌慌张张的说:“我们又收到一条纸条。”说罢,把纸条递给刘熙,又退了回去。

    刘熙急忙展开一看,见上面写着:“如果不立即放了飞天鹤,我们可要强奸你的女儿了。”

    “反了,反了!”这还了得!不看便罢,一看只把刘熙吓的双手发抖,颤声说:“刘四!把他放了。”

    刘四不知道纸条上,又写些什么。把老爷吓的脸色大变,说话也颤抖不已。他二话不说,只好遵照主子的话,把飞天鹤给放了。十几双眼睛,眼睁睁地看着飞天鹤离开和善堂。

    飞天鹤“哈哈”大笑,说声:“后会有期。”昂首阔步地走出和善堂。刘熙和众武士,眼巴巴地望着他在大街上消失。

    因为此事,刘熙在朝中失尽脸面,有的同僚冷言相讥,他也不敢发火,只好忍气吞声。不是因为他怕了同僚们,而是怕了飞天鹤。毕竟金狮子来得不光彩,做贼心虚嘛!

    擒捉飞天鹤不成,刘熙更是惶惶不可终日。在朝中,忍受同僚们冷嘲热讽不说;心理压力,更让他常常做恶梦。因为“金狮子”的来路并非正当,失宝事小,前途才是大事。万一飞天鹤把此事抖出去,皇上知道了,这可是欺君之罪。革职罢官事小,甚至杀头,这一生算是玩完了。

    幸好!一个多月来,相安无事。但只保一时,不能保一世。只要飞天鹤不死,他更相信一句古话“纸是包不住火的”。他比谁都清楚,这件事情,总有一天会败露出来的,只是早与迟的事。

    如果杀了飞天鹤,或者飞天鹤肯同他合作,这件事情也许还可以蒙混过去,可是……他经常做恶梦,梦见飞天鹤向皇上告密。皇上盛怒之下,在金銮殿上,扔下尚方宝剑,令他自尽,重走吴德来的老路,岂不是欺人自欺!每每做这样的恶梦,都吓得虚汗直冒,惊恐万分。

    一个多月来,刘熙失魂落魄,提心吊胆地过日子。</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