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雨玉蝶梦 > 第四十三章 撒网和善堂
    和善堂,其实是一个慈善组织的场所,就在刘府附近。

    刘四的生日宴会,就设在和善堂。这日,和善堂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但是,这个生日宴会,有些特别——专门宴请“京城四浪子”的其他三人,要京城四大恶人欢聚一堂,叙叙交情。

    刘四这样说,人们也是这样说。

    才是已时,飞天鹤在崔成亮的导引下,昂首阔步地走进和善堂。走到门前,迎面是一副用隶书写成的楹联:

    通和心里乐

    积善梦中宽

    飞天鹤细细品味一番这对联。心想,此联写的不错。劝人以和为贵,写得淋漓尽致。

    欣赏过后,飞天鹤警惕地向四周扫视一遍,然后,才神气十足地步入大堂。

    日行二百里的“腿绝”方可行,早已在此等候了。

    眼见飞天鹤到来,刘四心下可乐了。心想,这条大鱼终于上钩了,你可是挨刀的瘟鸡——扑腾不了几下。收网的时候,一定有你的好戏看。

    刘四满面春风,迎将过去,揖手笑道:“不知仙鹤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言毕,作个请的姿势。

    飞天鹤也揖手还礼,说:“总管大人有请,小弟有哪份胆量敢不来?总管大人还记得小弟我,可见小弟在总管大人的心目中,还有一定的位置。”

    “老兄的名头,在京城是响当当的。小弟怎么会忘记老兄您哩!”刘四一语双关地说。寻思:飞天鹤!你这个京城惯偷,你偷别人的也就算了,竟敢偷到刘老爷的头上,看来你是寿星公公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今日既然入了我的圈套,叫你来得去不得!

    “京城四浪子”相聚一堂,的确是破天荒第一回。

    飞天鹤环视一下周围,发现堂内除了他们四个人和几个小厮外,的确没有其他人。心想,难道我的疑心是多余的?俗语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不管如何,千万不可麻痹大意,“大意失荊州”,是个惨痛的历史教训。

    四浪子寒喧一番,便各各入座。刘四作为东道主,首先致开场白:“今日乃小弟诞辰之日,略备薄酌,恭请诸位光临,诸位皆能赏光,小弟不胜感激,荣幸万分。感激之余,特意为诸位安排几个节目,以助雅兴。”言毕,拍了三下手。

    只见五个美若天仙的舞女,一色素白的衣裙,飘然而入。接着是一队号角鼓手,手中各执乐器,也入了堂内。

    刘四说:“今日既是小弟的诞辰之庆,也是京城四个臭名远扬的浪荡子弟,相聚一堂的大好日子。小弟特请这几位妖娆多姿,性感诱人的姑娘,为诸位跳个舞,助我们酒兴。奏乐开始!”

    一时间,鼓乐齐鸣,舞女翩翩起舞,舞姿迷人。

    但见个个笑靥如花,媚态醉人。而且坦胸露臂,隆鼓的双乳依稀可见。只看得众人眼花缭乱,魂走魄散。

    刘四起立,手捧酒碗,说:“小弟尽地主之谊,敬请各位一杯。干!”

    他们开怀畅饮,一边欣赏着舞女那勾人魂魂的舞姿和乱人心性的做作,气氛甚是热烈。

    酒过数巡,飞天鹤问坐在对面的崔成亮:“今日是大总管的生日,老兄是否有带上礼物?”

    崔成亮落落大方地说:“任何礼物都比不上一样东西珍贵。只要拥有这样东西,也就有任何礼物。小弟带着就是这种东西。”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原来是一百两银子。

    飞天鹤笑了笑,说:“用钱作礼物,太俗了。小弟我是个老粗,不懂得带什么礼物为好。不过,却带来了一面镜子。”说到此,故意把声音放的极低,又说:“也许,总管大人的第二夫人用得着哩!”说完,便从怀中掏出一面镜子,放在桌上。

    刘四一看,心下一惊,这面镜子,怎么跟我家大小姐玉凤姑娘的如意宝镜一模一样?原来,偷窃老爷和小姐宝物的贼,就是他——飞天鹤,一点也错不了。

    刘四沉住气,不露声色,故意问:“老弟!你这面镜子是何来历?”

    “我这面镜子,名唤‘如意宝镜’,是祖上传下来的宝物。因为小弟不想娶老婆,留着它也没用。所以,把它拿出来,作为礼物送给朋友,让朋友送给他最心爱的女人。”

    “奇怪!我家大小姐也有一面如意宝镜,跟你的一模一样。”刘四说着,目不转睛地看着飞天鹤,看他有何反应。

    飞天鹤故作惊讶,说:“果有此事?我的宝镜是公的,也许你家小姐的宝镜是母的。”

    “哈哈!真是和尚娶尼姑——天大的笑话!人有公母之分,这大家都知道。从来没有听说过,镜子也有公母之别。”刘四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这一笑,引得众人也开口大笑。

    这时,只见舞女们一拉裙带,一件件衣裙脱落在地。身上只有单薄的夹衣,瞒人眼睛地包裹着极富弹性和诱人的双乳;肚脐下,只用一条单薄如丝的布条,遮着羞处。除此之外,整个身子几乎是裸露着的。

    崔成亮和方可行,还有站在旁边的那几个小厮,他们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女的娇揉做作,神色呆楞,不知在作什么美梦。

    而飞天鹤连看都不看,“嗤”的一声,说:“总管大人,第一项节目该收场了吧!不然,和善堂快要出事了。”

    刘四闻言,只见他拍了三下手,舞女们捡起地上的衣裙,跑出堂外,神色似乎有些难为情。

    “大总管!还有什么节目,要让诸位开开眼界?”飞天鹤望着刘四说。

    “小弟有一位朋友,他的剑术非常高明,是个名副其实的剑术家。今日特邀他在此给诸位舞一回剑,望诸位指点指点。”刘四说着,又拍了三下手,只见一个满脸胡子的汉子,手持宝剑,步入和善堂。那面貌酷似汉初的樊哙。

    那汉子一副目中无人的神色,环视一下众人,揖手说:“献丑了!”便摆开架式,舞起剑来。

    这时的飞天鹤,脑海中闪出一个念头,今日之宴,不会就是“鸿门宴”吧!“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今日,我飞天鹤身边,可没有一个保护神“樊哙”,自身得小心提防才是。便暗中运气待变,脸上却显得毫不在意的样子。

    刘四的脸上,却掠过一丝奸笑。

    眼见崔成亮和方可行,都喝得有些醉意,可飞天鹤却仍然面不变色。刘四心下寻思:这个飞天鹤,不仅行窃手段高明,酒量也非寻常。四人喝了一坛酒,我都已有些醉意,他却毫不改色,泰然自若。

    刘四笑着站了起来,走到飞天鹤的面前,说:“小弟刚才说过,我们今日一醉方休。来!再干一杯。”

    就在飞天鹤举杯喝酒的一刹那,“项庄”趋身而来,一剑朝飞天鹤的背后刺来……</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