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雨玉蝶梦 > 第四十一章 罪恶金狮子
    “老爷回府!”

    随着刘府主事的一声呐喊,刘府上下一干人列队两旁,恭身迎候。刘熙在跟班的搀扶下,缓缓的走下轿子,傲慢地看了一下两旁,径直走进刘府。

    这是刘熙退朝回府时,刘府每日例行的仪式。

    因为刘熙回来得太晚了,刘四不便前往打搅老爷休息。翌日,刘四起的特别的早,准备向老爷讨功行赏。可是,刘熙没有早起的习惯,刘四只能忍着性子等着。

    刘熙一走出内房,刘四便趋身请安,并神秘兮兮地冲着刘熙笑了笑。

    刘四毕竟是管家,刘熙对他很客气,不象对待其他下人。大清早看到管家如此高兴,便半开玩笑的说:“昨夜是不是栽进了蜜罐子?管家如此高兴。”

    “老爷不妨猜猜。”

    刘熙不耐烦地说:“别卖关子了!老夫最不喜欢猜哑谜。说吧!”

    “奴才昨天抓人了。”

    “抓人!”刘熙似乎来了兴趣,但他做事最讨厌拐弯抺角,作伤脑筋的猜想,毫不在意地说:“抓到谁了?政敌?还是刺客?”

    “奴才昨天在街上,无意中抓到了王思竹的三小子,现关在牢房里。”刘四一字一顿地说。

    “噢!果有此事?不知大管家是怎么抓到的?”刘熙对此颇感兴趣,脸色由平淡变得惊讶。

    刘四便将抓到王景隆的前后经过,和心中的怀疑说了。刘熙立即传下号令:“把他带来,我要亲自问问。”

    “遵命!老爷。”

    正当刘四准备离开之际,只听刘熙之妻朱氐大声叫喊地跑进客厅:“不好啦,不好啦!”神色甚是慌张。

    这朱氏,名叫婉娘。乃朝中一个朱姓王爷的女儿,也是个郡主级的人物。当时,刘熙年少有为,在朝中表现突出,是前任皇帝亲自赐婚的。

    刘熙并不因为她是郡主,而有所顾忌。听得她大清早说出不吉利的话,把脸一沉,有些不高兴的说:“大清早的,瞎啷啷什么。”

    朱氏惊魂未定,看到管家也在场,便放低声音说:“老爷!大势不好啦。皇上赐给老爷的那对海外苏碌国进贡的金狮子,不翼而飞了。”

    一闻此言,刘熙只惊得呆若木鸡,一屁股瘫坐在太师椅上,半晌无言。

    良久,刘熙咬牙切齿地大叫:“可恶!可恶之极。那对金狮子可是稀世之宝,价值连城。”寻思:如果此事张扬出去,我刘熙只有死路一条,人生的旅途就此划上句号。

    原来,这对金狮子根本不是皇上赐给他的。皇上相赐之说,只是哄骗朱氏而已。而是他私自扣缴苏碌国使臣进贡的宝物中的一件。他以为藏在箱子底下,没人知晓。谁知竟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了。

    说到金狮子被偷,刘熙自然而然疑到“神偷”飞天鹤身上。心想,其他小偷,没有这个能耐。偷我宝物者,非他不可。

    说到飞天鹤,令官府很是头疼。他号称“窃绝”,乃“京城四浪子”之一,来无踪去无影,实难访查。就是刑部,也奈何不了他。

    如要追查下去,势必闹得“满城风雨近重阳”,难免有人传入皇帝老子的耳朵里。那时候,我刘熙才真正是有口难辩。就是能言善辩的蒯文通再世,也难帮止忙;不声张嘛!这件稀世之宝被人窃走,我刘熙竟一句话也不敢吭声,岂不很悲屈?如果任其所为,难保日后家中之宝物的安全,而且助长了小偷的气焰和嚣张。

    但是,刘熙衡量轻重,思虑再三,决定不予声张。原因是:反正不是我刘熙的东西,来之容易,失之何惜?

    正当刘熙愣思之际,只见大小姐玉凤,神色慌张地跑入厅堂,也是一路的叫过来:“不好啦,不好啦!”

    这下刘熙可气呀,大声吼叫:“你们一个个都是神精病。大清早的乱喊乱叫,究竟是何居心?”

    玉凤步入厅堂,气喘吁吁,上气接不着下气,说:“我的那……那一面如意宝……宝镜,不知被谁给偷……偷走了。”

    一闻此言,刘熙惊怒之下,再次瘫坐在太师椅上。

    而刘四再也呆立不住了,二话不说,调头跑出客厅,直奔牢房而来。

    但见家奴小毛尚在酣睡,便向他就是狠狠的一脚,吼道:“简直就是猪八戒,整天只知道睡、睡睡。把牢门给我打开。”这一踢,可给小毛给吓醒了。他搓了搓双眼,见是大管家刘四,急忙把牢门打开,这一开不打紧,只将刘四和家奴吓得瞠目结舌,愣在原地。正是:

    有兴而来扫兴归,千方百计枉费神。

    大管家刘四,一看牢里,哪有王景隆的人影?顿时吓的呆若木鸡。寻思,围墙这么高,难道这小子有飞天钻地之能,分身缩筋之术?一介风流书生,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老爷的宝物金狮子和大小姐玉凤的如意宝镜,也在昨夜同时被偷,这是否同一个人所为?

    偌大的刘府,少说也有二、三十人,怎么没有一个人知晓?可以断定,窃宝者,非飞天鹤不可。至于救走王景隆的人,肯定也是一个来无踪去无影、神出鬼没的武林高手或者是江湖能人。

    如果两者皆是飞天鹤所为,那么,他为何既要救人,又偷走宝物。这又如何解释?刘四左思右想,左分析右判断,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对刘府来说,昨夜可是:

    屋漏又遭连夜雨,船行又遇打头风。

    家奴小毛,这一惊非同小可,差点尿裤子,只吓的虚汗直冒。“这下可糟了!”心里暗暗叫苦。

    刘四“叭”的又是一巴掌,吼问:“人呢?”小毛结结巴巴,言语不清地说:“这……这我也不……不清楚,门不是锁……锁的好好的吗?”

    刘四又赏他一巴掌,说:“这下总该清楚了吧!”

    小毛捂着疼痛的脸庞,俯身站在一边,不再言语了。

    刘四垂头丧气地回到客厅,脸色非常难堪。俗云:入门休问荣枯事,观着颜色便得知。刘熙也才转回气耒,睁开眼睛,见刘四这般模样,有气无力地问:“人呢?”

    刘四顿时觉得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事对自己而言,可是天大的耻辱。自己作为横行京城的地方恶霸,竟然任由别人在刘府来去自如,而一无所知。如果传扬出去,我刘四这老脸往哪搁?

    既然老爷要人了,自己也只好如实回答,说话时显得言语有些结巴:“也……也不知道是,是怎么回事!昨夜关……关在牢里,今日连一个鬼魂影都,都不见了。”

    刘熙这下气呀,偌大的刘府,哪个吃了豹子胆的,竟敢窃走我的宝物,救走我的人犯。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举手往桌上重重一拍,吼道:“都是一群饭桶,废物!”

    小毛吓的瘫在地上,连连磕头说:“奴才没用,奴才该死!”</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