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雨玉蝶梦 > 第二十九章 偶遇如意女
    且说,这个丫头叫云儿,方年一十三岁,生得清清楚楚,脸容秀丽。也就是说,颜值也不低。

    丫头云儿也是个苦命人。父亲早死,全靠母亲缝缝补补,挣钱度日。身下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一家四口,汤水度日。有好心人劝母亲再嫁,为了三个孩子不受虐待,她都婉言拒绝了。

    近年闹荒,家计的确难以维持。母亲万般无奈,便将她卖了。云儿永远也不会忘记当时的情景:母亲流着眼泪,双手发抖地接过那个男人的十两银子。突然紧紧地抱住她,久久不肯松开。看得出,作为母亲的她,眼在流泪,心在滴血!

    云儿走了,母亲仍站在原地,眼中噙着泪水,呆呆地望着女儿远去的地方……

    两天后,倩玉便知道了云儿的身世,觉得她和自己一样,都是苦命人。有道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她非常同情云儿,便与云儿姐妹相称,两人相处得非常融洽。

    云儿也知道倩玉的处境,知道主子和自己一样,也是苦命中人,便不时主动找她聊天,逗乐玩笑。的确,自从来了云儿,倩玉方觉得生活充实了许多,不再觉得寂寞了,脸上也时常露出了笑容。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不免想念父亲和弟弟。伤心时,不禁流下眼泪。她怨叹自己命不好,会不会应了那句“自古红颜多薄命”的古话呀!生得丑,人人嫌;生得美,命运多舛。她摇了摇头……

    鸟飞兔走,光阴似箭。一晃一个月过去了。

    岳玉承因老夫人收周倩玉为义女,而无法满足自己纳倩玉为妾的愿望,而与老夫人和袁氐置气,经常借故不回家。或与朋友喝酒消遣,或借故留在军备处。

    袁楚楚非常着急,这分床过日子,两夫妻的感情可是会慢慢疏远的,这下可怎么办?袁楚楚几次向老夫人说起。

    岳老夫人说:“知子者,莫如母。承儿正在气头上,这分明是在和我们赌气,气消了,自然回来。在这个关节眼上,我们千万不能妥协,更不能投降。”

    袁楚楚点点头,担心地说:“如果长期夜不归宿,他的心野了怎么办?”

    “他敢!”岳老夫人最了解儿子。

    果然,过不了几天,岳玉承回来了——也许是想开了,或者是把此事看淡了。

    一日,早朝回来,岳玉承前脚刚入大门,后面就有人在喊叫:“玉承老弟!今日回来得早呀。”岳玉承回头一看,原来是“刺猬头”崔成亮。

    这个崔成亮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大同府知府——崔公望的不肖子弟。崔公望暗恨吴德来六亲不认,很会见风使舵,巴结上司。一年前也被调入京城,分配在户部任职,与刘熙臭气相投,是刘熙的得力部将。

    而“刺猬头”崔成亮在玉蝶案事发的当儿,逃脱了法网,跑到武当山。学成归来后,在京城无所不作,名声响当当,成了“京城四浪子”之一。据说,他的双脚能在一根细细的钢丝绳上行走自如。因此,得了个“脚绝”的名头。他不但以拳术见长,而且内功也很了得。

    “京城四浪子”,哪四号人物?

    “腿绝”方可行,疾跑如飞,日行两百里;“刀绝”刘四,刘熙的心腹管家;“偷绝”神偷飞天鹤,偷东西如囊中取物,无一失手;“脚绝”便是这个崔成亮。

    京城里,有了这些恶人。你说,京城能平静么?

    “京城四浪子”在京城黑道上,名声响当当,岳玉承自然知晓。在一次执行公务时,岳玉承结识了崔成亮。之后,两人颇有交往。不仅仅是为了相互利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两人年纪相仿,更有话语沟通。

    再说,岳玉承看到是崔成亮,开玩笑说:“今日是什么风把崔兄吹过来的?”

    “没有风吹,而是人走。怎么?不欢迎吗?”

    “你我兄弟,怎会不欢迎。走!到府上侃大山去。”

    进入岳府,两人来到会客厅。恰好遇上周倩玉陪岳老夫人在说话。崔成亮和周倩玉打了个照面。崔成亮第一个反应,这个妙龄少女是谁?怎么觉得有些面熟,但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老夫人好!”崔成亮急忙和老夫人打招呼。

    “你们聊吧!老身不打搅了。”岳老夫人说着,在义女周倩玉的搀扶下,走出了会客厅。

    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崔成亮呆在一边。岳玉承推了他一下,他才回过神来。低声问:“这个美女是谁?”

    “老夫人认的义女。”

    “义女!”崔成亮感觉有些意外,似乎明白了什么,说:“这么说,她是你义妹了。”

    “可以这么说吧!”岳玉承点了点头。

    落座后,崔成亮似乎对他的义妹很好奇,一个原因就是这个少女颜值很高,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似乎认识她,只是想不起来而已。便试探地问:“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从来没有听说你有一个义妹。不会是想金屋藏娇吧!”

    “哪有这等好事。”

    “能不能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

    “怎么?想查户口吗?”

    “别误会,我只是随便问问。”

    “告诉你又何妨。她叫周倩玉。”岳玉承递给他一杯泡好的茶,热气腾腾的。

    “周倩玉!”崔成亮重复一下她的名字,心中不禁一阵狂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让我一度丢魂落魄的周大小姐,原来流落在此。且慢!再问一下是哪里人。不然,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多的去了。

    “她有没有说是哪里人?”崔成亮决心打破砂锅问到底了。说着,目不转睛地看着岳玉承。

    “我说崔兄,你今日是怎么啦?怎么对一个女孩子那么感兴趣?”

    “我刚才说过,只是随便问问。知道就告诉我,别婆婆妈妈的,这好像不是你的性格。”

    “那你说,我的性格是什么?”

    “作为一个带兵打仗的军人,其性格都是豪爽的。”

    岳玉承认同他的说法,说:“她曾经告诉我娘,她说她是直隶大同人,是你同乡。”

    “没错,就是她了。”崔成亮脱口而出。

    岳玉承不知道他在胡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你今日是不是吃错药了?”

    “我不吃错药,而是喝蜜水了——心里甜着哩!”

    岳玉承似乎又想到什么,说:“你刚才说到带兵打仗,小弟真的要带兵上战场了。”

    “真的?”崔成亮又感到意外,说:“带兵到陕西,围剿李闯吗?”

    “不,”岳玉承摇摇头说,“这次可是出山海关,去东北,与满人作战。”

    崔成亮真为岳玉承担心,说:“你为什么不留在京城,而跑到东北去和满人作战?”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岳玉承语重心长地说,“大明疆土,正遭受满人的蹂躏。作为一个七尺男儿,应该战死沙场,为守护疆土尽一份力量。”</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