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雨玉蝶梦 > 第二十六章 轻信他人言
    来到京城,已是临昏时刻。

    因路途疲累,便找了客栈歇下。他们投宿的是一间名叫“悦来客栈”的旅馆。天刚黑下,已住了不少客人。看来,北京非其他地方可比,毕竟是天子脚下。

    胡氏向店主要了两间客房,略用过膳,便闭门安歇。

    他们几个人挤在一间,周倩玉独处一室,他们仅一墙之隔。由于疲劳,他们都睡着像死猪一般,唯有胡氏没有一丝睡意。他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在想着什么。

    已是凌晨三刻,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

    胡氏下意识地下了床,轻声细步地溜出客房,像做贼似的。他轻轻地推一下倩玉的门,不禁一阵惊喜,原来这间房门没有闩死。便轻轻地把门推开,扑鼻而来的,是一股发自倩玉身上的体香。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窗前,下意识地把帘布往边一拉,借着微弱的夜光,他发现倩玉睡的正香,便大着胆子翻遍她身上除下的衣裙,不知在寻找着什么——也许是在寻找那只玉蝴蝶吧!

    可是,什么也没有找到,便立在床前,看着睡美人。只见她那雪白的胴体,和那高隆的胸部,不禁热血奔流,一阵阵性的冲动,涌遍他的全身。他已失去了理智,再也控制不住了,伸出那罪恶的手……

    倩玉突然从梦中惊醒,大惊失色,问:“是谁?”

    胡氏也是吃了一惊,双手一阵颤抖,急忙用手捂住她的嘴,细声说:“姑娘别声张,是我——同来的胡老伯。想看看那只玉蝴蝶,所以………得罪之处,请姑娘饶恕。”言毕,夺门而出。

    倩玉惊魂未定,忙伸手摸摸枕下,谢天谢地!“如意”尚在。她知道,自己没有被性侵,如果大声喊叫起来,惊动四邻,对自己的名声也不好——毕竟自己是未出阁的姑娘。所以,她选择不声张。

    她急忙下床穿好衣裙,把腰带系得紧紧的,惟恐再被人骚扰。坐在床沿上,再也不想睡了。

    她寻思道:“这个人不怀好意,非盗即奸。我选择不把此事声张出去,就是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是,还得想个办法。不然,这只玉蝴蝶迟早会落入贼人之手。对这些人,尤其是那个姓胡的,务须提防,寻找机会,脱身离去。”

    次日,胡氏老早就起床,独自一人溜出客栈,直奔春院胡同而去。

    因走得匆忙,冷不防,身后被人在肩上重重的拍打一下,紧接着有人发话:“好久不见了,色爷!”

    胡氏着实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认得是怡春院的老板“毒鞭手”苏淮。便回嗔转喜,风趣地问:“今日怎么啦?起得特别早,没有在温香怀里多舒服一会儿?”

    “毒鞭手”苏淮说:“还讲风凉话,我的院子都快关门大吉了。”

    “此话怎讲?”胡氏惊讶地问。

    “难呀!”苏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直物色不到美艳的姑娘。虽然院里两个姑娘,也有七、八分姿色,很少有阔老阔少光顾。而常来者尽是些无赖地痞,或者是上了年纪的老色鬼。你说,能挣几个钱?

    风月楼来了方仙妃,春玉阁来了查莲花,都是有十分姿色的姑娘,难怪阔老阔少往那边跑。真所谓男人都爱美俏女,色鬼更嫌黄脸婆。唉!胡兄手上可有十分姿色的小妞否?”

    原来,这个姓胡的名叫应同,乃直隶保定府本地人。是个人贩子,专干贩卖小妞给妓院做婊为婢的勾当。北京城里的大小妓院,都有他拐骗被卖的小丫头。他长期在外面跑,街坊邻里都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有人问他,他谎说在外跑小生意。可在北京城,大小鸨子都认得他,管叫他做“色爷”。

    “走!这不是说话处。”

    胡应同拉着苏淮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神秘地说:“苏爷今日之来,才叫做兔子出窝碰上打猎的——正巧。我手上现有一个小妞。论姿色嘛,比十分还胜二分。年正及笄,长得可是花容月貌,雪白的肤体,修长的大腿,苗条的身段。还有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勾魂摄魄。特别是那对胸部,高高耸起,像平地上凸起的两座小山峰。”

    说到这里,胡应同故意停下来,看看苏淮的表情。才接着说:“你看了,包管你酥身软体,直想那个。真如西施再生,贵妃转世。老夫做这一行好几年了,还真没有见过如此俊俏的小妞。”

    顿了顿,又说:“苏爷想不想这株‘摇钱树’?”

    这个色爷虽然有夸大其辞之嫌,但毕竟他是行内老手,见的姑娘多的去了,他手上的货,说不定真有他吹的那么美。

    苏淮听得入神,说:“听你瞎吹,果有那么神?”

    “神不神不是吹出来的。这样吧!下午我骗她到关帝庙来。你看准了,果真有我说的那么俏,你听好了,我要一手交钱一手交人。这次我可要多几个铜钱啰!”

    “人,只要我满意。钱,不是问题。”

    苏淮拍拍胡应同的肩膀,说:“钱是不在乎的。胡兄!不见不散。”

    “现钱一定要带足过来。”

    就这样,一桩肮脏的交易,就这样达成了。

    回到客栈,同伴们才陆续起床。有的在弯腰扭脖子,有的睡眼惺忪,还在叫累。

    倩玉姑娘正在梳洗哩!两人一碰面,倩玉姑娘若无其事地自顾梳头,倒是胡应同自觉不好意思——可能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份。

    早膳之际,胡应同提议:“我们今日反正没事,也难得来到京城一趟。何不尽情游玩一番,饱览皇都秀色?”说着,看了倩玉一眼,看她有何反应。

    大伙都表示赞同,惟有倩玉默而不语。

    膳后,这伙人兴高采烈,整束行装,准备游玩京城了。就说我们吧,有机会到首都一趟,也和他们一样的心情——兴高采烈!

    因为倩玉心情不好,她不想去,无奈众人苦劝同往,她仍踌躇未决。书生模样的人对她说:“姑娘!你不是想找父亲吗?出去走走,说不定在大街上,遇见他也很难说。”

    “说得对!可是一言提醒了我。”

    经他这么一说,倩玉似乎来了精神,欣然答应:“好吧!但愿能和父亲在北京见面。”

    一行人出了客栈,来到大街,这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果然是天子脚下!但见:

    人烟凑集,车马喧嚣。凑集处,合四山五岳之音;喧嚣处,尽六部九卿之辈。做买做卖,汇四方土产奇珍;闲荡闲游,靠万岁太平洪福。处处胡同铺锦绣,家家杯盏醉笙歌。

    一路上,倩玉非常留意过往行人,没有那份闲情逸致游山玩水。但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繁华热闹的街景,也不免由衷叹道:“人言繁华富贵莫如帝都。今日眼见,果真如此。”

    这时,她突然想到了吴公子,心想,如果这冤家不死,那该多好啊!来到北京,就是到了他家。

    玩了大半天,胡应同有点焦急,正想着如何摆脱这几个同伴。于是,便有意无意地走到关帝庙前。</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