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雨玉蝶梦 > 第十三章 求双两头空
    “这,这这……”

    杨虎子被这一突变吓得脸如土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时,沈知县又说话了:“把他带回公堂,听候审讯。”

    “如意”终于找到了,沈知县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也终于落下了。在高兴之余,他非常感激夫人给自己献的妙计。

    沈知县立即升堂。他端坐公堂之上,脸上不时流露出喜悦的神色。杨虎子跪在堂上,吓得脸上无一丝血色,青一块白一块。只见左右站着两排皂隶,手持棍棒,威风凛凛,好不吓人!

    沈知县一拍公案,轻蔑地说:“杨虎子,你知罪么?”杨虎子结结巴巴地说:“小人无罪。这对玉蝴蝶的确是小人祖传之物,望老爷明察。”

    “事到如今,还说祖传之物。”沈知县非常气愤,大声吼叫:“大胆狂徒,还敢再信口雌黄。我且问你:这只玉蝴蝶从何而来?说!”

    “说,快说……”皂隶们也随声附和,声如洪钟,响彻公堂。

    杨虎子哭丧着脸,说:“的的确确是小人之物,请大人明鉴。”见他如此嘴硬,不肯招供,沈知县即刻传令:“人是苦虫,不打谅你不说。来人啊!把他拉下去重打五十大板。”

    皂隶得令,动作迅捷,三下五下,把他掀倒在地,噼噼啪啪地打起来。听得杨虎子不时发出嚎叫之声。

    “到底说不说?”沈知县又在一边怒叫。

    “打,打死我,还,还是小,小人之物。”

    沈知县见他宁死不屈,私下佩服他的硬气。再次传令:“站堂的听着,再给我重打二十大板,看看他的骨头硬,还是这棍棒硬。”皂隶打得兴起,又噼噼啪啪地打起来,而且一下比一下重。

    杨虎子苦熬不过,心中后悔不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得了便宜又卖乖。这下好了,中了沈知县的抛饵诱鱼之计,不但宝物被收回,自己也身陷牢房。有气无力地叫道:“别打了,小人说,小人说就是了。”正是:

    既知今日能知悔,何不当初莫去为!

    原来,这伙强盗乃文岭县一带的地痞流氓,为首的,名叫张财天。他父亲张果成与朝廷官至户部的刘熙是姨表关系。时下,刘熙得宠于崇祯皇帝,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

    张财天狗仗人势,依倚这个势头,有恃无恐,胡作非为,该县官府拿他没办法。文岭县一带的乡民恨之入骨,恨不能手刃其头,剜其心肝而食之。

    最近,他趁着陕西、河南荒旱遭灾之机,纠集一伙地痞流氓,跨州越县,到处抢劫,杀人和强奸。在邻县发生的几起财物被劫,妻女被奸的大案,尽是他们所为。文岭县周边的县,张财天的名字是挂了号的,无奈官府知道他和刘熙的关系,不敢动他。遇到有财物被劫告官者,知县大老爷一句:遇到这个瘟神,你们自认倒霉吧!不闻不问,任其横行霸道,无法无天。

    一日,张财天正搂着娇女调情,只见门外来了一个人。他注目一看,连忙喝退那娇女,陪笑道:“是什么风把‘刺猬头’吹到这里来?怎么,几个月不见,老兄怎会瘦成这个样子,让兄弟差一点认不出来。”

    “无事不登三宝殿。”“刺猬头”落座后说。

    “老兄的事,也就是兄弟的事。我们兄弟一场,情同手足,有什么用得着兄弟的地方,老兄尽管吩咐。”

    “张老弟,你知道我上次吃亏的事么?”

    “你那个官至巡按的姨丈大人,真是六亲不认,把兄弟您整得够苦的,小弟正为此愤愤不平哩。”

    “刺猬头”装出一副可怜的脸孔道:“自从我见到那位周小姐,我的心就被她勾走了,一闭上眼睛,就想起她。她已经占据我心中的所有位置。没有她,我真是度日如年,时日难熬。也是我一时冲动,当众调戏她,不然,不至于落到身败名裂的地步。”

    “老兄可是犯了单相思,怪不得瘦得同往前判若两人。”

    “刺猬头”接着说:“最令我咽不下这口气的是,我那六亲不认的老畜生,整了我,出了风头之后,竟把周小姐娶为媳妇,抢走了我心目中的白雪公主。真是可恶,可恶透顶!”

    张财天目视着他,说:“崔兄想怎么样?”

    “这就是兄弟今日来的目的。”“刺猬头”崔成亮站了起来,比划着手势说,“我现在不好再露面。为了自己,也为了周小姐。因此,看在我们兄弟一场的份上,有劳张老弟帮哥一个忙,能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周小姐给我‘请’来?我带着她远走高飞,隐居世外,不问世事,过那田园般的生活。”

    “好说,好说!”张财天满口应承,随后在“刺猬头”耳边低语一番,朗笑道:“这就叫做顺手牵羊,一举两得。”

    “刺猬头”拍拍他的肩膀,说:“事成之后,兄弟我自有重谢。”

    正说话间,杨虎子进来了。张财天点点头说:“来得正好。”随后也在杨虎子的耳边低语一阵。只听杨虎子颔首说:“好,好!兄弟马上出发。”

    由于周彦博的茶馆生意红火,又听说巡按大人来下聘礼。张财天正在打他的主意哩。

    夜幕降临,大地又恢复了平静。

    这伙强盗便趁夜出发,人人备有夜行装,翻山越岭,往乌龙镇而来。

    到了镇上,已是凌晨时刻,杨虎子早已在村头等着不厌烦了。他们一碰头,便往周家而来。因为他们事先有人察看过地势,摸清了地点。因此,行动起来如轻车熟路,很是顺手,只可怜周爷:

    未曾做过亏心事,半夜也有鬼叫门。

    就在翻箱倒柜之际,杨虎子无意中在一个箱子底下发现一只小巧玲珑的玉蝴蝶,一时难分是银是玉。他来不及看清楚,发现没人注意,便往怀里一揣,据为己有。

    回到家中,已是破晓天明了。杨虎子拿出细看,是一个用白玉琢磨而成的玉蝴蝶,嘴上还衔着“如意”二字,心中不禁一阵喜悦,庆幸自己今晚的意外收获。他连忙叫醒睡梦中的妻子,在她面前玩示一番。

    他的妻子睡眼惺忪,说:“死鬼!今晚又死哪里去了?”他不敢告诉妻子去抢劫,而是骗她说:“和朋友去镇上喝酒,回家的路上捡到这个东西。”

    他妻子接过一看,好不喜欢。拿在手中左看右瞧,竟然爱不释手。杨虎子知道妻子喜欢,便讨好说:“这可是一件无价之宝。既然你喜欢,就送给你呗!”

    妻子玩弄了许久,说:“这好象是一只雌蝴蝶。有雌必有雄,恐怕还有一只雄蝴蝶。只可惜不能成双成对。”言下惋叹不己。一句话,说得杨虎子:

    茅塞顿开通,心大如樊笼。

    急急求双对,落得两场空。

    事有凑巧。时过五天,有一个老乡自丰泽县回来,把看到告示的事对杨虎子说了。杨虎子一听,那个高兴劲儿自不必说,但他不露声色。回来对妻子说:“雄蝴蝶找到了。”

    看到丈夫那副高兴的样子,妻子不解道:“死鬼!看你乐的,是不是又捡到宝贝了?”

    “差不多!”

    “什么叫差不多?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杨虎子便把老乡看到告示的话转述一遍。末了,又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凡事眼见为实,我得亲自看看去。”说罢,掉头出门,急匆匆的往丰泽而去。

    可怜这杨虎子,有了一只玉蝴蝶,尚不知足,求双心切,也不细细思量,便贸然前去。此一去,只落得人宝两空。</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