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雨玉蝶梦 > 第十一章 周家遭劫难
    周倩玉仰望着天空,看着牛郎和织女星,陷入了深思。随口吟道:

    情投意合结伉俪,缺衣少食不言屈。

    纵使分离三五载,情似牛郎与织女。

    一股满足与自豪的热流涌遍十全身,吴望龙似乎也动了真情,说:“阿玉!你真好。有了你,我又有何求哩?”

    一激动,吴望龙把周倩玉搂得更紧,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一个精气方刚的少年,一个是情窦初开的多情少女。谁都想占有对方,谁都想把自己属于对方的一半无私地奉献给对方。于是,这对痴情的少男少女便坦开胸怀,偷吃了禁果。

    翌日,天刚破晓,大地一片光芒。他们下了望月岩,回到了家。

    可是,当他们到达周家时,只见院门被撬倒,院里的东西乱七八糟,爹和娘不知去向。周倩玉大惊失色,尖叫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愣立半晌,说不出话来。正是:祸福本无常,生死岂由人?

    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周家遭贼了。目睹此景,周倩玉半晌无言,情急之下,竟失声痛哭起来。

    “哭有什么用?现在要做的,先弄清事情的真相。”吴望龙也从未见过遭贼的场面,但他知道眼下该怎么做。

    吴望龙向乡民一打听,方知周家昨晚遭贼,周爷上衙门告官去了。听说,他便哀声叹道:“原来如此。”

    俗语说得好,人怕出名猪怕壮。人一旦出了名,或者聚财暴富,就会有人惦记着你,尤其是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或绑票,进行敲诈勒索;或抢劫,掠夺他人财物。所以,做人要低调,方保人身和财物的安全。

    原来,周彦博的茶馆自开张以来,尤其是人们知道他是当今巡按大人的好友,名声在外,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周秀才的名号,知名度比沈知县还高。人出名是好事,但凡事都有两极性,有好也有坏。

    周爷出名了,他的茶馆生意也越来越好,这是预料中的事。这样,他的家景也渐渐好将起来。既挣得不少钱财,又收集了大量的素材。

    尽管吴德来要推荐他到省城做事,但他无心功名,婉言谢绝了好友的一番好意,愿当一个与世无争的凡夫俗子,落得个“无官一身轻,逍遥又自在。”

    一日,正是晌午时分,茶馆里还有两个客人在喝茶聊天。突然,又来了四、五个彪形大汉,个个凶神恶煞,气势汹汹,慢慢的向那两个茶客包抄过来。这时,大祸可降临了“若市茶馆”。

    但见他们恶战在一起,抛凳扔碗,拳来脚往,只吓得周爷面如土色,膛目结舌。斗了好久,两人一伙的其中一人,死于“凶神”的乱拳之下,另一个遁出茶馆,不知所往。

    事后,他才知道是朝廷大内高手在追杀两个高迎祥的探子。

    但是,凳坏碗破,整个茶馆一片狼藉,向谁索赔?周爷可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尽管心疼其损,如之奈何!

    周彦博略一收拾残盘,叫伙计回家,便锁了茶馆。因白天劳碌,加上头脑受了刺激,只觉得浓浓困意,便很早就休息了。倩玉和吴公子不知到何处玩去,至今未归。至于夫人吴氏正巧回娘家,今晚宿在那里没有回来。

    偌大的院子,只剩下周爷一人。

    已是午夜二更时分。周彦博睡得正香。突然,似乎有人在敲打院门,周彦博从睡梦中惊醒,心下疑惑:“三更半夜的,谁在敲门?噢!一定是倩玉和吴公子回来了。”他下了床,正想去开门。

    可是,才到院门内,突然,一伙蒙面人破门而入,恰好把周彦博撞倒在地。周彦博吃惊不小,忙问:“你们是什么人?”这时,只听一人低声说:“识相点,别喊叫。不然,要你的老命。”

    另一个说:“我们光顾贵府的目的有两个。第一么,听说你家大小姐美得象月宫仙子,兄弟们一时兴起,想同她玩玩;这第二么,兄弟这几天手头有点紧,想向周爷借点钱用用。”

    周彦博一惊,原来是一伙强盗。

    周彦博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面对强盗,知道不能冲动。因为他们是冲着财物来的,拿到钱财,他们便会走人。如果你同他们硬来,他们便会杀人灭口。此时,便是人财两空。钱财乃身外之物,此时此刻,保住小命要紧。他瘫坐在地上,不敢喊叫。

    只见他们不由分说,冲入卧室,有的在翻箱倒柜,寻找财物;有的冲入倩玉的藏娇闺房,想乘兴乐上一乐。可是,除了抢去不少财物外,却连美人的人影也没有看到。

    这时,一个首领模样的人,走到发愣在地的周爷面前,低声问道:“你家大小姐呢?”

    周彦博尚未开腔,听见一个强盗从闺女的卧室跑出来,说:“老大,这妞连魂影都见不到,我们怎么向‘刺猬头’交代?”

    “抓不到这美人,算他倒楣,反正我们尽力了。”那头目说着,转身又问周彦博:“说!你闺女藏那里去了?”

    “这么小的地方,要藏在哪里。她和她娘,今天正巧走亲戚去了。”

    “算她命好。”那头目似乎相信他的话。

    临走时,只听强盗首领指着周彦博的鼻子说:“敢告到官府,小心你的脑袋。”言毕,扬长而去。正是:

    屋漏又遭连夜雨,船行又遇打头风。

    俗语说,单丝不成线,孤掌岂能鸣?面对这伙来势汹汹的强盗,周彦博势单力薄,能奈他何?

    几年前,天灾让自己一贫如洗。这几年,经过自己的打拼,家景略有好转,暂有积蓄。如今,这人祸又让自己财空物尽。这就是所谓的命吗?

    眼看强盗抢走自己家中的财物,周彦博只气得五内喷火,七窍生烟。情绪纷乱,久久难以平静。心想,这伙强盗到底是谁?自己心中清楚,名声在外,树大招风。他们不止是冲着财物而来,而且还冲着闺女倩玉而来。抢夺钱财,是强盗的勾当。而冲着闺女而来,绝对是受人指使的。对了!他们提到的“刺猬头”又是何人?

    真是谢天谢地,幸亏我闺女昨夜没回来,不然,可是大祸临头了。

    家遭抢劫,难道就这样忍气吞声,不敢声张?不行,明日告到县衙门,看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反正我周某也是寿星公公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望着七零八乱的卧室,周彦博哪有困意,一直坐到天明。

    次日,周彦博来到丰泽县衙门。沈知县哪敢怠慢,满面陪笑,慌忙迎入,道:“周爷光临本县,想必有何指教?”周彦博脸色苍白,毫无表情,说:“在下昨夜惨遭抢劫,家中财物无一存留。望沈大人为民作主,查明是何人所为。”

    于是,你把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一闻此言,沈知县吃惊不小,说:“有这等事?真是胆大包天,连周爷的财物也敢抢?”顿了顿,又问:“你看清他们的面目吗?”

    “个个蒙着脸,谁知道是哪路货色。”

    “听周爷刚才所言,这伙强盗一定是冲着周小姐来的。他们所说的‘刺猬头’便是本案的关键人物。要查清这伙强盗的真实身份,必须先查清楚‘刺猬头’是谁。”

    沈知县不再言语,似乎陷入了沉思。良久,才缓缓而言:“久闻陕西、河南灾荒,黎民百姓四处奔窜。时下本县辖内强盗猖獗,抢劫之事时有发生。可这些强盗来无踪去无影,本县正派得力快捕四处追捕,无奈得不到蛛丝马迹。本县已拟书呈,向巡按大人陈述此情。不料,周爷也遭此劫,令本县惶惶不能心安。”

    良久,沈知县又说:“为官者,想民之所想,急民之所急。关于本案,本县定会尽力破案,请周爷尽可放心。走!到府上看看,能否找到什么可疑的痕迹。”言毕,传令备轿,向乌龙镇而去。</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