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雨玉蝶梦 > 第二章 险中遇侠士
    亭前出现一个人,让两个壮汉大吃一惊,心想,这荒郊野外,哪有人来?可眼前分明立着一个人。凭借他们的警觉,便不约而同地叫出声来:“是谁?”同时,都一齐向来人打量起来。尽管是黑夜,毕竟离得较近,依稀可见面目:来人身材魁梧,那装束,那兵器,分明是汉时关圣爷再世。

    不看则已,一看只吓得他们脸如土色,心中叫苦不叠。关圣爷的威名,谁人不知,何人不晓!

    这时,只听关圣爷一字一顿地说:“你们是何人?为何抢夺民女?如不如实说来,别怪我不留情面。”言语之间,软中带硬,凌气逼人。

    眼见是关圣爷现世,高瞻和路远,就连两个轿夫也吓得跪倒在地,连声求饶命。高瞻语无伦次地说:“我们是……是朝廷派来的,搜……搜罗美女献给刘……不,是献给皇上的。”

    “你们的所作所为,能瞒得过我的神眼么,可要说实话,不然……”

    路远慌忙叩头说:“关爷爷,小人不敢说谎。”说罢,突地跃起,一拳向关圣爷的脸门掴去。只听一声惨叫,路远被震出丈外,抽搐几下,一动不动了。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到地府向他的祖宗报到去了。

    目睹此景,高瞻深信关爷神力无边,不敢造次,更不敢妄动,跪在地上,服服贴贴,哀声求道:“关爷爷!饶了弟子这一回吧。”

    “你不配叫‘弟子’二字。你仗着刘老奸贼的势力做恶多端,本想一拳毙了你。念在你有自知之明的份上,先把你的狗头寄在你的项上。”

    “多谢关爷不杀之恩。”

    关爷想了想,说:“饶了你容易,得答应我一件事。”

    “只要饶了小人一命,不要说是一件,就是五件、十件,小人也答应。”

    关爷哼的一声,指着地上的少女说:“这个女子是从哪里弄来的,立即把她送回哪里去。不得弄虚作假,玩弄伎俩。若有半点闪失,小心你的狗命。”

    “小人遵命。”高瞻立起身,冲着轿夫大声喊叫:“听见了没有?把小姐抬回去。”轿夫眼见关爷显灵,愣得差点晕死过去,一听叫喊,才回过神来,立马把那少女扶进轿子,一起轿往外便走。高瞻举着火把,紧跟后面而去。正是:喜将凤凰擒到手,不料又得放它飞。

    说不清走了几个时辰,轿子终于又回到城隍庙。因为庙里没有和尚,所以庙门仍是开着。轿夫放下轿子,小心翼翼地扶下那少女,说声:“得罪了”。回头一看,高瞻已不知去向。

    那少女惊魂未定,一出轿子,借着残余的烛光,只见庙里直挺挺地躺着一个女子。一看之下,那少女惊叫起来,抢上几步,来到她的身边,摇着她的身子,道:“娘!你醒醒,玉儿回来啦!”叫着喊着。原来,那中年女子眼见爱女被歹徒抢去,自己无力相救,急恼之下,晕厥过去。

    渐渐地,那中年女子悠悠转醒过来,似乎听见爱女的呼喊声,她睁眼一看,爱女不是在眼前么?难道是自己在做梦?弄得自己也稀里糊涂了。

    “娘!你终于醒了。”那少女破涕为笑。

    她一把将爱女揽过来,端详了一阵,喃喃地说:“没错,是玉儿!”

    “娘!你醒过来就好了。”那少女依偎在慈母的怀里,伸手拭掉残留在母亲脸上的泪水。

    “我们不会是在梦中相见吧?”

    “不是,娘!玉儿真的回来了。”那少女伸出纤手,轻轻地弹拍母亲身上灰土。

    两个轿夫在一边站着,讨个没趣,两人互递眼色,正想溜出城隍庙。突然,关圣爷的声音又在耳边响了起来:“别走!有道是送佛送到西,送人送到底,把她们母女送回家去。”

    “谁?”那中年女子一声惊叫。

    那少女听出是关爷爷的声音,说:“娘!不用怕。那是关圣爷显灵,是他救了我,不然……”

    一听此言,那中年女子四顾左右,不见关圣爷的身影。于是,急忙拉过爱女,跪倒在地,叩头道:“多谢关圣爷救命之恩。”

    关圣爷的声音又出现了:“没事了,回去吧!可要记住,今后不可擅自出门。当今世道,坏人多,好人少。”

    轿夫趋身而过,道:“夫人,小姐!我们送你们回家。”

    乌龙镇,就在北直隶大同府西二十里的地方。在大同府辖地,这里可是一个繁华的集镇。

    集镇的东边,有一个叫打石铺的村庄。有一个闻名方圆百里的秀才,他叫周彦博,字厚长,就住在这里。这是一座破旧的农舍,前无村庄,后无邻坊,可是个单家独户。有一条旧驿道从门前经过,前面是一条潺潺的小溪,周围是青翠如茵的草地,偶尔有几株小树,也是主人特地种的。房子不大,土墙青瓦。庭院宽敞,花草丛生,更有几株三角梅正开着花,绿中托红,美艳如画。虽是破旧,但清雅洁净,是一座地道的乡村农舍。正所谓:花香不在多,室雅何须大?

    这日,城隍爷诞辰之日。乌龙镇上的许多男女老幼都到五、六里外的城隍庙烧香拜佛,祈求城隍爷的保佑。于是,三五成群,拖儿带女,陆续前去。

    周彦博的夫人吴氏和女儿倩玉,自然也不例外。而周铁虎却跑到二十里外的大同府去了。

    俗语说,天有不测风云。午刻过后,乌云密布,阴天暗地,竟下起倾盆大雨。大雨留人,一留就是几个时辰。

    当周铁虎带着满身的泥水回到家时,只见父亲和服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周铁虎深知,父亲又不知到哪里喝得醉烂如泥了。这段时间来,父亲总是与酒为友,借酒消愁,时常喝得不省人事。他几次想说父亲,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谁叫自己是小辈哩!他经常看见母亲摇头叹气,偷偷流泪。

    夜幕早已降临。周铁虎却不见母亲和姐姐。突然想起今天是城隍爷诞辰之日,叫声:“糟了,娘肯定被雨困住了,怎么不见人影?”他急忙摇醒父亲:“爹!娘和姐呢?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会不会出事了?”

    “不会的。肯定是顺道去你外公家了。”周彦博醉后未醒,翻一下身子,含含糊糊地说。

    “难怪今天眼皮一直跳。凭我的直觉,她们肯定出事了。不行,我得去找她们。”

    周铁虎带上雨具,来不及脱下湿衣,冒着茫茫细雨,向城隍庙一路找去。一路行来,路上连一个人影也没有。

    “娘!虎儿来找你们了,你们在哪里?”周铁虎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吆喝着。

    可是,来到了城隍庙,仍然不见人影,便在庙外喊了一阵,还是没有的回音。突然,从庙里走出一个衣服褴褛的人,把他吓了一跳:“谁?”</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