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明朝富家子 > 第三卷 第一六九章 厌烦
    嘉靖还能怎么选择,他就没得选择,因为朝廷没钱啊。

    如果不按杨聪的建议招抚安南莫氏,大明就必须出兵征讨安南,一旦大军出发,什么时候能彻底征服安南就不好说了。

    他认为,这时间绝对不会少于半年,因为当初成国公朱能率八十万大军征讨安南都花了将近半年时间。

    杨聪这总共才召集了十余万大军,一年之内能拿下安南就不错了。

    其实,杨聪如果发动突袭,不出一月便能拿下升龙城,因为他有火枪火炮,更有数百艘战船,而升龙城正好在元江最大的河套中,战船开过去,完全可以从三面发动强攻,莫氏根本就抵挡不住。

    当然,杨聪压根就没在奏折中提这些,他奏折中就一个意思,最好接受莫氏的投诚,不然,安南之事恐怕没法解决。

    嘉靖虽然自诩英明神武,其实就是个井底之蛙,他根本就不知道杨聪手下精锐战斗力有那么强,所以,他认为,还是不开战的好,一旦开战,肯定是旷日持久,到时候粮饷肯定无以为继,大军必定生变。

    如果是这样,西南就真的危险了。

    至于接受莫登庸的投诚,其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不但不费一分一厘解决了安南问题,而且还让安南重新成为大明的领地,何乐而不为呢?

    他真的有点不明白,夏言为什么会在票拟上那么写,好像不惩治莫登庸,其他藩属国便会跟着造反一般。

    有这么严重吗?

    他也知道夏言一党和阳明一脉这会儿争的正厉害呢,或许,夏言之所以在票拟上这么写,完全就是因为杨聪是阳明一脉的后起之秀。

    这样可不好,他是希望手下臣子斗一斗,但是,得斗的有原则,有底线,不能为了私斗而枉顾大明的利益。

    他拿着杨聪的奏折和夏言的票拟仔细看了一阵,突然对着门口朗声道:“传内阁首辅夏言。”

    内阁值房就在皇宫之中,传召倒也方便的很,不一会儿,夏言满脸严肃的走了进来。

    他当然知道,嘉靖传召他是为了安南之事,严嵩的计谋虽然有些损,但也不失为一条妙计,在打压阳明一脉这方面,他跟严嵩的想法还是一致的,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杨聪轻易立此奇功,这就是他现在唯一的想法。

    至于什么国家、社稷,他认为,他来主导,肯定会比阳明一脉做的更好,不管怎么说,都得压住阳明一脉才行。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或许,他并不是什么坏人,或许,他出发点是好的,或许,他认为事后完全能弥补,但是,一个事实不能改变,那就是,他干的不是什么好事,他是为了一己之私而枉顾他人利益或者枉顾大局。

    当然,夏言不会这么认为。

    他认为,自己做的,完全是对的!

    君臣一番见礼之后,他便理直气壮的道:“皇上,召微臣前来可是为了安南之事?”

    嘉靖缓缓点头道:“是啊,公瑾,你为什么认为招抚莫登庸不妥呢,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大善者也,能不费一兵一卒便解决安南的问题不好吗?”

    如果不是杨聪在负责安南一事,招抚莫登庸自然不无不可,问题现在的五省总督是杨聪,那就不行。

    夏言略微思索了一番,随即便满脸正气道:“皇上,微臣以为杨大人还是太年轻了,看不透事情的本质,这安南之事的本质是什么,本质就是莫登庸谋朝篡位,此等乱臣贼子都不严惩,天理何在?王法何在?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这个规矩坏了,大明还如何威慑其他属国?他们岂不是想造反便造反,根本就不用顾忌大明!”

    嘉靖闻言,嫩脸不由微红。

    夏言说话就是这么的不讨人喜欢,这家伙貌似是在说杨聪,其实连带他也一起教训了。

    什么太年轻,你就是在倚老卖老!

    嘉靖这会儿心中已然有点不喜,说起话来就没那么客气了,他冷冷的问道:“你的意思清风应该挥军直捣升龙,擒住那莫登庸,然后押回京城,以彰显我大明的威风?”

    夏言毫不犹豫的点头道:“皇上英明,正当如此。”

    英明?

    英明个屁啊!

    打仗不要钱的吗?

    嘉靖语气不善的问道:“那你认为清风率十万大军多久能拿下安南?”

    有时候,惹怒一个人并不需要太多的言语。

    有时候,可能就因为一句话你就把人给得罪了。

    夏言惹毛了嘉靖尤不自知,他依然老神在在的道:“安南那些藩兵就是土鸡瓦狗,杨大人手下则是大明精锐之师,微臣以为,如果杨大人能率军勇猛奋进,不出一年,便可平定安南。”

    嘉靖没好气的道:“一年?行,就算一年,你知道十万大军一年的粮饷是多少吗?”

    这!

    十万大军一个月少说也得二十余万两,这个夏言当然清楚,西南边陲交通不便,运输粮草辎重的费用更是惊人,恐怕这粮饷还得翻倍。

    他估算了一会儿,随即小心的道:“微臣估计最少要四五百万两。”

    嘉靖又追问道:“那大明一年的税赋是多少你知道吗?”

    这!

    夏言弱弱的道:“大致也就是四五百万两。”

    嘉靖略带嘲讽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这一年时间,大明数万官员的俸禄不要发了,哪里出现天灾也不要去赈济了,大家都勒紧裤腰带,不要吃饭了,先把安南收拾了,把面子找回来再说,是吧?”

    这个!

    夏言闻言,不由老脸一红。

    他毕竟不是严嵩,严嵩那无耻的嘴脸他还真学不来,严嵩那无耻的招数他更学不来。

    这会儿如果是严嵩在,肯定还能强行狡辩一番,比如说什么杨聪打仗不要钱啦,自有办法筹集军费啦什么的

    但是,这些话夏言却说不出口。

    他毕竟还要点脸,四五百万两,让杨聪自己想办法,这种无耻的话他还真说不出来。

    嘉靖见夏言满脸窘迫的样子,没由来的一阵反感。

    你牛逼,你想办法筹钱啊,如果你能筹得十万大军一年的粮饷来,朕马上就下旨让杨聪出兵,擒住那安南莫氏。

    没办法,你说个屁啊!

    嘉靖冷冷的问道:“你能筹措出十万大军一年的粮饷不?”

    夏言红着脸憋了半天才微弱的回道:“不能。”

    嘉靖又略带嘲讽道:“既然不能,那这仗怎么打?十万大军空着肚子去打吗?”

    ......

    夏言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只能满脸通红的站在那里,就跟个斗败的公鸡一样。

    嘉靖见状,不由厌烦道:“既然知道自己办不到,就应该采纳别人的建议,明白吗?”

    夏言只能垂头丧气道:“微臣明白。”

    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又给严嵩背锅了,这无耻的计谋明明是严嵩提出来的好不好!

    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历史上他被严嵩给玩死也不是没道理的,说到玩阴谋诡计,他真比严嵩差太远了。</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