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双极时空 > 第6章 狩猎开始(一)
    菲律宾分公司控制室。

    繁星密布夜空,菲律宾分公司的职员已经各自回去休息,只留下杰西和詹姆斯和艾瑞克三人。

    “那两个家伙在下面干什么,这么久也没有一点消息,不会是死了吧,杰西小美人,你说到时候她们会不会和大卫一样发记录临终遗言的视频,哭着喊着求我们照顾好她的家人,哦对了我忘了她是个没有亲人的野种,你说对吗?”

    杰西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好了,我累了,这里就交给你们两个看着了。”

    詹姆斯给了艾瑞克一个眼神随后离开控制室。

    似曾相识的情景再次出现,偌大的控制室只剩艾瑞克和杰西两个人,当她回头望向满脸淫笑的艾瑞克。

    一瞬间记忆深处闪过血光,好像脑子里有密密麻麻的血红色瞳孔在盯着自己,她隐约记得刚才在会议室里艾瑞克那个禽兽对自己图谋不轨。

    而此时艾瑞克也确实在盯着杰西白花花的胸口,这个女人已经让他觊觎了很久,灯光下那曼妙玲珑的曲线不由得让他心生歹念。

    “你说要是贝娜死在海渊里了,谁来照顾你呀,要不哥哥我......”

    话说到这他的脑子里闪过什一些画面,怎么感觉这些话好像已经在哪说过一次了。

    “你别过来。”杰西握着手里是显示屏开始和艾瑞克围着显示器绕圈。

    “别跑了,你今天就乖乖从了我吧,我会把你照顾的很滋润的。”

    艾瑞克翻过控制器扑向了她,杰西用手里的显示屏扇向他随即尖叫着逃出了会议室。

    艾瑞克没有追出去,因为他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把杰西吓出监控室,如果贝娜出什么意外,无依无靠的杰西还不是任他宰割。

    “希望明天一觉醒来可以看到你们的遗言,可别让我失望呀。”

    关闭电脑艾瑞克离开控制室,离开时他还把门的密码重新更改。

    现在控制室没人,探索者潜艇无论在海下发生了什么意外都不会有人知道,即使他们发求救信号也不会有人回应。

    少了抹香鲸的陪伴旅程也变的有些无趣,探索者潜艇逐渐深入海渊底部,贝娜在前仓从屏幕里观察着四周希望可以发现导致三号潜艇毁灭的元凶,可惜海渊里只有死一般寂静。

    黑暗,最纯粹的黑暗,到处都是黑暗,三千米之下几乎没有大型生命体活动的踪迹,探索者带着孤独光在海渊飘荡。

    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声呐再次亮起,而此时的探索者正巧位于三号潜艇出事的地方,海底九千米之下贝娜居然在海渊深处发现了星星点点微弱的光点。

    “又是光。”贝娜现在对光可没有什么好的印象。“每次厄运总是伴随光的出现而到来。”

    通过传回来的声呐上大片密集的光点,但真正匪夷所思的是探索者传送回来的海渊结构图。

    “简直是不可思议,贝娜你快过来。”佩恩调出原先纪元公司过去的资料进行对比。

    “是不是又出现什么变异生物,我看到探索者上方出现微微的荧光。”贝娜穿过连接圆环来的后仓。“这里就是三号潜艇出事故的地方。”

    “确实有诡异的地方,不过重点不是在上面而是我们下面。”

    “下面?海渊底部?”

    “你一定想象不到声呐定位传送回来了什么。”

    佩恩指着后仓屏幕上的海渊结构投影图,原本上宽下窄呈锥形的海渊,尖锐的底部居然出现了巨大的椭圆形空洞。

    前后距离将近十个足球场那么大,形状规则就像人为开凿一样,椭圆空间中心最高处也有将近两个足球场的高度。

    “出现巨型的空洞,坐标位于海渊最底部一万一千米的地方。”

    “怎么可能?是不是我们的声呐有问题,一星期前上传的海渊结构图根本没有这个空洞,这个椭圆空间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她的第一反应是声呐装置坏了,任谁也不会相信几天时间内,在一万一千多米的海渊底下突然出现巨大的椭圆空洞,除非有人在海渊底引爆了几枚核弹。

    “比起海底突然出现这样的巨坑我宁愿相信是我们的声呐有问题,发生的所有事情,变异的海洋生物,未知辐射,三号潜艇的毁灭以及这个海渊底凭空出现的洞穴,海渊究竟埋藏着怎样不可告人的秘密。”

    佩恩觉得海渊之旅不过是他万圣节的噩梦。

    “如果之前出现的一切可以用科学解释,那么现在这个洞穴的出现已经彻彻底底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

    “这个空间就是海渊异动之后出现的,我们是异动后第一批下到海渊的人,所以也是我们第一个发现了这种情况。”

    贝娜不停用拳头锤着手掌希望可以想出合理的解释。

    “会不会海底的异动就是海底地震,斐查兹海渊底部地址结构不稳定,这个洞穴本就存在.......”

    “你是主管,海渊我们探索了多久你很清楚,如果是海底地震我们可以勘察出来,更何况地震哪来的辐射,三号潜艇有怎么被毁灭的。”

    说实话那些解释连贝娜自己都不信,她刚想说些什么,佩恩抓住她的手。

    “现在出现的一切完全超出了我们的认知,其实一开始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尤其是遇到那些变异的海洋生物之后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我支持你的选择可为了你的安全我不得不重新重新思考,因为我必须保护你。再走下去我们谁也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现在我们可以带着这些信息安全返回菲律宾分公司。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两人看着对方,眼眸互相倒映着对方的影子。

    “我怕的不是那些怪物,而是怕我保护不了你,我怕的是你会有危险,哪怕我付出一切也保护不了你。”

    这次佩恩的语气里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贝娜放开他的手静静的看向海渊深处,黑暗无边无际就像她的过去,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抹香鲸的鲸歌在她心头飘荡,如此悲伤,如此凄凉。

    “我们掉头吧,大不了回去和艾瑞克拼个鱼死网破,顶多失去现在的身份和地位,至少我们还有彼此,不是吗?”

    她有颗无畏的心却因挚爱而恐惧,她恐惧失去,失去自己的唯一。

    就在探索者决定回头的时候,前仓警示红灯亮起,刺耳的提示音回荡在潜艇里。

    两人相抱好一会才想起来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刚才声呐上显示探索者上方有一大群不知名的生物正在靠近。

    “差点忘了真正重要的事情,赶紧起动防御系统。”

    他跑到后仓打开探索者的防御系统,极子金属迅速重组,菱形的极子防御设备围绕在探索者周围。

    冰蓝色的极子电磁护盾张开,如同一轮悬浮在海渊的冰蓝色满月。

    海渊之上淡淡的绿光蔓延而来,优雅的像南极夜空中的极光,它们成群结队,从容不迫向探索者涌去。

    极子激光炮已经完成了蓄能,狂暴的电磁能量蓄势待发,声呐上显示大片密集的光点终于出现在他们眼前。

    镜头拉进原来那是一群闪烁着绿色光点的鳞虾,它们优雅的在海水里漫步。

    幽绿色光没有水母那样绚丽的色彩,却带着一种清幽的宁静,柔和的光芒让人忘记一切烦恼。

    这些磷虾很明显也是变异生物,否则它们不可能生存在将近九千米的海渊里,随着绿色丝巾流入海渊,原本的黑色逐渐被幽绿取代。

    “远远看我还以为是海底种满了发光的满天星。”佩恩黑色瞳孔印照着绿色光影。

    “要不你许一个愿望吧?”此刻这片清幽的绿色世界倒是让她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不少。

    也许是水流的影响,那些原本扩散在各个区域的鳞虾开始有序的往探索者潜艇靠近。

    绿色丝带层层包裹着潜艇,鳞虾数量越来越密集,前仓贝娜的脸都被光晕染成一片绿色。

    “有点不对劲,为什么这些鳞虾一直往这边聚集,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控制它们?”

    贝娜隐隐约约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从下海到现在她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这种感觉被无限放大,她浑身汗毛也不自觉竖了起来。

    不只是探索者前仓一片绿光,就连后仓那些极子投影屏幕也只能看到一片刺眼的绿光。

    鳞虾越聚越多绿光从原本的空灵幽静变成现在让人连眼睛都睁不开,佩恩眯着眼睛透过指缝观察屏幕。

    他们还未察觉危险已然逼近,在绿光最浓烈那一刻,血红色光芒瞬间掩盖了绿光,整个海渊也被染成妖艳的血红。

    不知何时它已经在两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突破探索者外层的极子护盾,六只巨大的骨翼蔓延开来。

    白色骨架缠绕着粗壮的血管,它骨翼锋利的末端攻击探索者潜艇,包裹于六翼之下是布满鳞片的黑色头颅,近百颗血红色的瞳孔盯向同一个地方。

    它在盯着潜艇里的贝娜,而贝娜也在望着它,头颅上的大片眼睛开始有规律的闪烁着。

    只是对视一眼贝娜意识逐渐模糊,可她没办法移开自己的视线,仿佛那些瞳孔有摄人心魂的魔咒。

    脑海里红光蔓延逐渐蚕食她的意识,浑身发软几秒钟后她瘫倒在地,这正是它在会议室里对杰西和艾瑞克使用的,类似催眠的招式。

    当佩恩发现情况不对劲跑到潜艇前仓的时候正巧看见昏迷过去的贝娜,探索者外壳上那个攀附这浑身血光的怪物。

    它的样子像极了西服神话里那些守护黄金的恶龙,浑身黑鳞粗壮的利爪足有五米多长,六根骨翼末端是血管积聚而成的血色利刃。

    它不断撞击潜艇想要至两人于死地,可探索者潜艇也不是吃素的。

    血龙一轮攻击过后也不过破坏了几个镶嵌在外壳的镜头,前仓全方位虚拟投影出现几块黑屏,距离探索者外壳的临界值还有有很大距离。

    潜艇外分离出去的极子激光武器已经完成充能,锁定目标,蓝色激光夹杂能量风暴射向血龙。

    虽然激光没有完全命中但恐怖的能力波动削去血龙大半截身体,血红色骨翼撕成了碎片,布满血瞳眼睛的脑袋也消失不见。

    “呼呼呼。”

    极子武器重新蓄能,佩恩松了口气,他抱紧怀里的贝娜以为一切就此结束。

    潜艇外壳只剩半截身体的血龙开始蠕动,撕裂的伤口处血管延伸肉连接。

    骨翼破体而出,它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不过十几秒它的伤口便完全愈合。

    不过它没有急于再次动手,下方腹部不断开裂,奇怪的装置从身体里伸展出来。

    那是架银灰色的锥形钻孔,菱形的机械底座和能源储存装置镶嵌在血龙身体里,它将自己的身体用做机械的载体,机械底座印着巨大的银色双子标志。

    这是现在很常见的极子切割机器,它最大的用途就是切割那些极子芯片被破坏的已经废弃的极子金属设备。

    极子金属是已知世界上最坚硬的物质,想要切割它也只能由极子金属完成,这个设备就是纪元生产专门用来切割极子金属的,显然血龙有备而来。

    探索者前仓内,佩恩将贝娜抱在怀里不停掐她的人中拍她的脸,完全没有注意到血龙在用切割装置攻击探索者外壳。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蓝色受力图投影在半空中展开,红色区域显示潜艇外壳已经接近承受的极限。

    万米海渊之下哪怕潜艇外壳有指甲缝大小的裂痕,探索者也会步三号潜艇的后尘。

    “那是...那是纪元公司的机器,怎么可能?”

    身为纪元公司的员工佩恩一眼认出血龙腹部的极子金属切割机械。

    “怎么办怎么办,极子激光炮还在充能,就算现在重组成其他武器也已来不及了,探索者的外部防御系统也没有用,那到底是什么怪物?”

    探索者潜艇外的高压防御系统已经开启,百试百灵的高压电流对血龙却完全没有半点效果,它不仅可以瞬间愈合伤口而且免疫高压电流攻击。

    警报声和闪烁的红色警示灯预示潜艇已经到达承受极限,危机时刻他抱着昏迷的贝娜冲向探索者后仓。

    血龙身体里极子切割装置突破前仓外壳那一刻,佩恩保证贝娜按下探索者分离按钮,连接处齿轮舱门闭合,三秒内探索者前后仓完成了分离。

    他果断选择放弃前仓,让极子武器带着血龙和前仓同归于尽。</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