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双极时空 > 第5章 抹香鲸之歌(二)
    探索者潜艇的正上方抹香鲸群优雅的翻滚着身体挥舞着尾鳍漫游在蔚蓝的海水中。

    被捕食的鱼群聚拢缩聚成球状,鱼鳞折射白光在海底不断旋转闪烁,酷似雷雨天压城的雷霆风暴团。

    “抹香鲸是我最喜欢的海洋生物。”佩恩看着阳光下移动的巨大影子。“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抹香鲸肠内分泌物的干燥品称“龙涎香”,听说那可是名贵的中药和香料,为此抹香鲸常常成为偷猎者的目标。”

    “不对,因为抹香鲸是我们游戏工会的代号,我们都是勇敢的抹香鲸。”

    一提到游戏佩恩眼里就泛着碎光。

    “抹香鲸广泛生活在不结冰的海域拥有顽强的生命力,它们更是勇敢接受宿命的勇士,就像中世纪那些身披铠甲手持长枪的骑士,枪尖凝聚着击穿一切的意志。”

    “又和游戏有关。”

    “抹香鲸就是勇敢的骑士,它们遵照宿命下潜到海底两千多米的水域去挑战它们永恒的宿敌,看它们身体上的伤痕和吸盘的印记,伤痕就是它们最荣耀的勋章。”

    “从你的口气中我听见你对大王乌贼的偏见。”

    他们还在潜艇里谈天说地,上方的战场黑白相间的虎鲸冲入鱼群打乱了抹香鲸捕食的节奏。

    它们的目标是那只受伤的小抹香鲸,它伤口的血液引来这些贪婪残忍的海洋掠食者。

    为了保护小鲸鱼,这些将近四十吨的抹香鲸鲸用自己的身躯围成一堵坚实的灰色肉墙阻挡虎鲨群的入侵,鱼鳍在空灵的海水中翩翩起舞。

    “自然法则,弱肉强食恐怕不仅仅是大自然的法则,更是人类生存的法则,这么想来人类进化这么多年始终和这些大自然的野兽没有区别。”

    抹香鲸身体在海中组成玫瑰状的防御圈,大片白色藤壶附着在鲸鱼身体上。

    那些试图突破防御圈的虎鲸骨子里留着残忍的血液,它们的每一次冲击都会撕扯下抹香鲸身体上大片血肉,抹香鲸却没有退让半步,杀戮在这片斑驳海域悄无声息的上演。

    就在双方陷入僵局时,第三方势力打破二者的平衡。

    远处一只通体橘黄色身体的海马疾驰而来,它长相诡异浑身开裂,胸口处四黑色肋骨从胸裂延伸而出像是四字锋利的爪子,眼珠内缩仅剩一道缝隙,凸起的嘴变成蠕动的细管。

    它比普通海马的体积大了将近十多倍,和成年虎鲸相差无几,但速度和力量和灵巧度却要远强于它们。

    最可怕的是它的身体原本的器官已经变异,当它靠近猎物时胸上裂开锋利的骨爪会狠狠插如它们身体上然后像倒钩一样牢牢附着在它们身体上。

    任凭它们如何甩动它们的身体。这些海马如同噬骨之蛆用嘴上尖锐的血红色吸管源源不断吸取血液,它们就是海洋的吸血鬼。

    它凭借变异赋予的力量打破战场的均衡,更打破了自然界生物的平衡,眨眼间已经有两只虎鲸和两只抹香鲸被它吸干。

    嗜血海马的身体在掠食吸血之后成倍增加,这种滚雪球式的增长只会让它越来越强大。

    “它的存在本就打破了自然界的规则,我们不能再袖手旁观。”

    “那就去帮海洋恢复本该有的平衡吧。”

    贝娜冲向潜艇后仓,外部支架分解极子金属在芯片控制下化为四把巨大的矩形双刃刀。

    随着能源注入双刃边缘蓝色炙焰凝结于刃口,刺眼的光芒将海渊点亮成蓝色世界,和极子护盾一样,激光系列的极子武器也是纪元公司最早开发的武器。

    巨大的激光切割装置锁定那只凶残的嗜血海马,极快的速度利刃在海水中闪过几道蓝色光弧,海水中还残留着蓝色光影的痕迹,嗜血海马已经被分成几十段。

    在极子武器面前它同样不堪一击,拖着蓝色炙焰的流光,极子激光切割装置重组归位。

    “这些变异生物肆无忌惮的杀戮只会打破海洋的平衡,他们原本就不应该存在,我们这次进入海渊不仅要收集样本,还要将这些异变生物通通清除。”

    经过嗜血海马的插曲虎鲸放弃掠食,抹香鲸轻挥双鳍翻滚身体优雅划向海渊裂痕。

    “看来它们要去和它们的宿敌决一死战,跟着它们一起走,说不定我们可以看到两位海洋霸主的对决。”

    “那就跟着它们一起下去,这次旅程的前两千米就不会孤单了。”

    马里亚纳海沟,坐标点裂缝两边是绵延在海底近千里巍峨壮观的海底山脉。

    佩恩曾经看过白天阳光直射的场景,迎着阳光的一面呈温暖的淡金,背光面则是一片冰凉的铁灰,山脉顶端分界线切割着金色与灰色两个世界。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佩恩踮起脚尖抱着胸口在贝娜面前侃侃而谈自己过去在中国学习的文化,潜艇沿着山脉前进,他极力向贝娜描绘中午时海沟的美景。

    那时海底山脉的背光面一直延伸到海渊裂缝的入口,蓝色和金色逐渐消散,黑暗从蜿蜒的裂缝中不断向外滋生,海水的温度逐渐降低。

    潜艇外附支架前端四架聚光灯亮起,白色耀眼的光束射入下面愈发黑暗的裂痕,让人想起电影上深渊巨兽的嘴巴。

    层层叠叠向下匍匐的巨大石柱是它的獠牙,探索者跟在抹香鲸身后一起坠入着无尽的深渊。

    白光照射的海水不再是那种梦幻的透彻感,而是飘杂无数白点浑浊液体。

    佩恩告诉贝娜这些东西可以叫做海雪,是由鱼类和微小生物尸体的碎片组成,它们飘荡在海渊每一寸土地,是深海里一些生物重要的食物来源。

    几只黄色的小鱼正悠哉悠哉的在游泳,下一秒它们身体剧烈抖动飘在海水里。

    “你看雷达,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那些围绕在探索者潜艇周围的抹香鲸也出现骚动,其中一只体型较小的抹香鲸冲到鱼群不断掉落的地方张开大嘴咬了过去。

    原本空空如也的海水里一只色彩极其绚丽的水母被抹香鲸咬在嘴里,它们想飘荡在海里的幽灵。

    半透明的身体里包裹着五颜六色的触角绽放着夺目绚丽的光芒,血管各色光芒最终头部汇聚在它们头部,变成耀眼的彩色星辰。

    水母群汇聚在化为绚丽的彩色风暴,这是贝娜这辈子见过见过海底最美丽的生物。

    “你看它们那些绚丽的色彩,就像章鱼身体里的色素一样他们可以让隐身在海洋里。”

    “所以?”

    “所以这些水母同样是变异生物。”

    一边说着佩恩离开前仓,穿过潜艇中间白色连接环,他就会原先一样分离极子金属变成取样装置去抓捕水母。

    受惊的水母群开始逃窜,浑身血管里的色彩变得更加绚丽,衬托海渊黑暗的背景,它们成为了海渊流淌的彩色银河包裹着探索者潜艇。

    前仓贝娜置身这片流淌炫彩风暴中,迷离的光让她彻底陶醉。

    “太美了,简直是她这辈子见过最绚丽的景色。”

    “根据各种数据的分析,辐射源头就在海渊底,这么看来我们方向是没有问题的。”佩恩扭头对着走来的贝娜说到。

    “景色虽好可不要忘记它们是变异生物,终究要被消灭。”

    “消灭前先抓两只回菲律宾分公司,晚上就不需要开灯了。”

    贝娜俏皮的挑起柳眉。

    “以后我带你去大草原吧,带你去看看那里的星空,虽然没有这么绚丽夺目的色彩,却有着无与伦比的浩瀚和苍茫,会让你终生难忘的。”

    “说好了不许反悔,快追上它们。”贝娜指了指那群和潜艇一起下来的抹香鲸。

    “和我们的战友一起走。”

    “遵命尼摩船长。”

    “那你就是阿龙纳斯教授,驾驶鹦鹉螺好向前探索海底的秘密吧。”

    再次启动潜艇,聚光灯刺眼白光光束狠狠捅进那片柔和绚丽的星空中。

    动力装置迅速运转,绚丽的彩色银河很快被甩在探索者身后。

    控制室里杰西被那片彩色银河震撼的连嘴巴都合不上,艾瑞克则是咬牙切齿的在心里骂到。

    ‘还挺浪漫呀,这是下去度蜜月吗?那些怪兽呢?什么克拉肯,北海巨妖什么的,就不能来点厉害的弄死他们吗。

    继续深入潜艇来到了又一处平地,这里的地面布满一个个尖锐的拔地而起的石尖,它们通体黑灰色,坑坑洼洼的身体上布满白色的碳酸岩龟裂。

    将近海底九百米的深度,光已经完全消失,只有探索者的探灯的白光向外扩散,周围的海水泛着阴森森的青绿色,而更远光明照不到的地方是浑浊的黑暗。

    石尖底部漂浮着浑浊的白色杂质,那些是多年沉积的海雪,不知名的灰色小鱼穿梭在石尖周围不断吞噬那些和烟尘的白色杂志。

    抹香鲸也潜入石尖底那些白雾之间,没翻腾一下身体吞噬小鱼就会掀起大片白雾海浪。

    探索者潜艇穿梭石柱间有一种在云雾缭绕,白雪皑皑,群山环绕的山顶漂浮的错觉。

    “这种奇妙的景色是在海面上永远都看不见的。”

    贝娜望着周围一个个拔地而起的石尖,这是多年沉淀形成碳酸矿物顶尖,它们背负历史的痕迹。

    “真是壮观,这些凸起的石尖让我想起教堂里庄严肃穆的白色石柱,神父总是告诉自己石柱上矗立着众神的灵魂,只要诚信祈祷神就会保佑她。”

    但她不喜欢祈祷,尤其是亲人全部离去之后她再也没有祈祷过,因为她曾经祈祷亲人不要离开她,可神并没有让她如愿以偿。

    “又有不速之客了。”

    佩恩指向石尖群的远处,透过光柱里四处飘舞的海雪,黑暗中一条条吊起来的红色线条格外显眼,大约有几十根,它们错落有致的缠绕在石尖上。

    抹香鲸先他们一步到达,看来它们眼里红色生物是它们的美食,可是这次它们没有像刚才的水母那样轻易下肚。

    靠近红艳光芒之后它们就吃痛般的快速躲开,看来抹香鲸注定没办法享受这顿美餐。

    “是皇带鱼,不过它们好像比普通的皇带鱼要大不少呀,体长快要达到七米左右。”

    浑浊白雾里一条条酷似海鳗的皇带鱼静静的悬浮着,它们狰狞的头颅上布满坚硬锋利的血红色长刺,将近半米长度。

    而它们长满红色骨刺的身体上缠绕一层细密的电流,远远看像是夜店里流动的红色led霓虹灯管。

    “我记得皇带鱼不会放电才对。”

    “所以又是变异吗?这辐射变异的几率会不会太大了?”

    “确实很奇怪,皇带鱼的电流能让抹香鲸落荒而逃,可惜而知有多恐怖。”

    “嗜血海马变异出更强大的捕食手段,而隐身水母和这些闪电皇带鱼则是为了可以更好的生存,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很明显它们都是朝着更有利自己生存的方向变异的,或者应该称之为进化。”

    “进化吗?”贝娜静静思考着。“你看下面是一大片普通皇带鱼的尸体。

    “这里的普通皇带鱼有好几千条,变异的有几十条了,还有大片普通皇带鱼的尸体,它们的死亡是否和辐射有关,这中间到底有什么关联吗?把这些记录下来发回去。”

    “或许它们并不是是死于辐射。”

    佩恩看着铺满海底的皇带鱼尸体若有所思。

    不断深入海渊,探索者潜艇就没办法像在浅海那样直接把所有看到的景象同步上传回菲律宾分公司,而是只能录制下来。

    坐在前仓贝娜正在观察那些血红的皇带鱼,突然黑暗的石柱下方银色光芒一闪而过,只有最锋利的刀刃才能折射出那样寒光。

    贝娜心头一惊急忙将镜头拉进,可石柱下方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我的错觉吗?”她摸了摸脑袋继续观察皇带鱼。

    高耸的白色石柱背后漂浮着大片皇带鱼尸体,银灰色的巨大的镰刀闪烁着寒光插在岩柱裂缝中。

    镰刀把柄连接着沾满银灰色鳞片的尾巴,那是银光闪闪的神话中才存在的美人鱼。

    它紧贴岩柱潜伏在黑暗中静静的观察着探索者潜艇的一举一动。

    轻触手腕的镜头,精密的机械零件旋转,投影展开,那是个微型雷达。

    投影上光点的移动轨迹和探索者前进方向完全吻合,很明显美人鱼的目标是探索者潜艇。

    “可以判断的信息太少,还是只能采集样本继续下潜,跟着那些抹香鲸前进吧。”

    继续重复着原先的步骤,只不过这次皇带鱼并不怎么配合,带着红色电光的身体拼命扭动想要逃离采样装置的魔爪。

    可惜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挣扎无果后皇带鱼索性放弃了反抗,而当潜艇要跟随抹香鲸的步伐继续前行时。

    那些皇带鱼好像对这个抓了它们朋友的大家伙很不满意,它们慢慢靠近探索者想要挑战下人类最先进的科技结晶。

    “那就没办法了,看看咱们谁厉害吧。”

    贝娜比了个无奈的手势,佩恩启动潜艇外部的高压防护系统。

    雷霆闪烁之时那些皇带鱼也尝到了电击的滋味,它们身体扭成一条条乱线红色光芒也随之黯淡。

    剩下的皇带鱼吸取了先烈的教训,它们纷纷绕离探索者前进的路径,躲开这个打乱它们平静的大家伙。

    潜艇顺利穿过石尖群和皇带鱼群,跟随抹香鲸的步伐走向海渊更深处,裂缝更加陡峭接近垂直,黑暗也愈加浓郁,愈加纯粹。</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