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革宋 > 第161章 贬值第一波(六)
    一秒记住【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么多生丝,也不知道多久才能织完。?看?玄幻?小说 www.kanxuanhuan.com

    “这些丝比以前的丝要粗不少。”

    “我倒觉得新的丝不错,粗了点,却也结实许多。丝线不易断。”

    ……

    在司马家的家族会议上,众人纷纷表达着自己的看法。司马家的族长司马考开口问道:“你们可否已经把丝绸出光了?”

    立刻有管仓库的的答道:“这个是自然,我们本就是向海外卖丝绸。”

    听了这驴头不对马嘴的话,司马考不得不说的更准确点,“我是说大家可否出光了所有库存?”

    司马家早些年做丝绸,丝绸在海外价格下跌之后,他们就开始转型做刺绣之类的高附加值产业。做刺绣的肯定要存储些丝绸,司马考指的就是这些部分。

    “出了八成的库存。”管仓库的有些心虚的说道。

    “八成也不错。”司马考倒是没有锱铢必究。一年增加三倍产量,这话便是赵官家这种从不打诳语的人说出来,也没人完全相信。便是司马考这种赵嘉仁赵官家的铁杆,开家族会议的时候也不得不靠声色俱厉的恐吓来压制下面的反对声浪。家族能出八成货,已经算是给足了司马考面子。..

    见族长司马考没有责备的意思,管事的叹道:“尚书,我是真的不敢相信官家所说。”

    “我也不太信。”司马考实话实说。赵官家说实话的风范最为司马考所佩服,他也就竭尽全力的去学习这种风范。

    “可是之前尚书却一定要我们听官家的话。”司马家族的人对自家族长的反应比较无语。

    “我不信官家说的话,我只是相信官家。”司马考做着解释。这是赵嘉仁长期积累下来的威信。哪怕是看着再离谱的事情,赵官家本人总是令人相信。就如赵官家让黄河改道,司马考就完全不信。

    “尚书,我们接下来要如何?”

    “我们以后暂时不要用丝绸来放债,官家这次让所有官员出光丝绸,应该是这个意思。”

    “可我们这么多年来都是用丝绸放债。”

    “若是说这么多年都是用丝绸放债,还不如说之前我们根本挣不到这么多钱。”司马考给了家族的这帮人一个嘲讽。

    司马考家族的人听到这话暂时不再说话,他们是在司马考追看了赵官家之后才有了今天的富裕。他们追看了十年的统帅现在已经明确表示丝绸价格要暴跌,司马考不用丝绸作为放债的货币,就是要追看官家的政策。

    众人互相看了一阵,有人问道:“不用丝绸,我们用什么?”

    “交钞。”司马考回答的干净利落。

    听到交钞二字,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变得很丰富。在五年前,交钞还是大家恨不得立刻脱手的东西。这玩意代表的是朝廷对民间的无情掠夺,在贾似道执政末期尤其如此。赵官家治下,交钞可以纳税,公家的粮店以及供销社只收交钞,强行让交钞面值在小民中获得巨大提升。而购买粮食和日用品从来不是司马家的大头,主营丝绸业的司马家一直是把丝绸当做货币来用。

    “若是交钞再贬值,我们岂不是亏大了?”有人抱怨。

    “现在交钞并没有标志,倒是丝绸眼瞅就要大贬。若是我们继续抱着丝绸不放,马上就要大大的亏损。”司马考对族人下了命令。

    听到族长的话,众人表情暧昧。怎么看都不像是真心听进去的样子。

    司马考也没有强求,每一个时代都有家族,而每一个时代家族的情况都不太一样。在大宋朝,家族族长的职责是协调家族的内部事务,给家族指出方向,提拔后生。属于义务较大,权力不大,特权基本没有的状况。与没有奴化的中国文化很般配。

    此时司马考已经提出了建议,至于家族是不是肯接受,那就不是司马考的问题,而是家族成员的问题。

    结束了家族会议。司马考第二天晨会之后就追上户部尚书孙青,问他晚上可否有空吃饭。孙青面露为难的神色,他说道:“今天熊裳也要拉着我吃饭。”

    一听是熊裳,司马考微微一笑,他答道:“不妨事,我作陪。”

    于是到了晚上下班之后,三位尚书就到了名叫‘杭州火锅’的饭店吃饭。铜锅,以麻为主的麻辣火锅底料。若是在2世纪,这一定会被认为是四川口味,而此时的大宋则认为这是标准的杭州口味。

    自打赵官家把辣椒这种作物从扶桑洲引进到大宋,杭州正好成了麻辣火锅的爆发性传播的地区。肉片、胗花、鸭肠、黄喉之类的玩意在麻辣锅里面非常好吃。三位尚书也先是吃饱之后,才让人盖上铜锅上面的风口。

    用饭店提供的蒸汽加热的热毛巾擦了脸,有端起一杯僧伽罗红茶连喝两口,孙青畅快的叹道:“每次吃这麻辣火锅,都觉得开心。”

    “我倒是觉得孙尚书喝茶够豪迈。”司马考笑道。以前大宋士大夫们的娱乐活动主要是逛画舫,在画舫里面的妹纸喝茶、饮酒、吃饭都非常精致。所谓三口为品,喝茶要少,要精致。此时桌上一杯茶的份量足够画舫上四五个人喝。孙青两口就几乎喝光一杯茶的作派,在画舫看来就是牛饮。

    熊裳也是大大的牛饮两口,也用热乎乎的毛巾擦脸,再把油乎乎的嘴擦干净。扔下毛巾,熊尚书笑道:“这些年跟着官家,我才知道我以前竟然没吃过多少人吃的食物。以前吃的那么差的东西,只能装体面。现在能吃的开心,能吃的舒心,这才叫体面。”

    “说得好。来,为体面干一杯。”孙青边赞,边端起啤酒杯。

    三人都是尚书,自有一份洒脱。其实司马考也很喜欢现在的食物,很满意现在的吃饭。正如熊裳所言,跟看赵嘉仁的这些年,他才觉得吃出了味道。

    放下酒杯,熊裳就问道:“孙尚书,我家是做丝绸买卖。现在这局面,丝绸只怕是当不了钱了。你总得给我们钱才行吧。不然我们就只能亏的什么都不剩。”

    “不是有交钞么。你们怎么会缺钱。官家下令,官府的生丝与丝绸都只以交钞买卖。”孙青回答的非常干脆。

    “官家到底是什么意思。难倒这交钞就要替代丝绸?”熊裳继续问。

    司马考听的认真,这也是他在意的问题。丝绸几千年来都是被当做货币来用。就如《琵琶行》里面所讲,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赵官家此时的所作所为无疑在摧毁中华几千年的传统。仔细想来的确可怕。

    “上上一次学社的课,你们不也参加了么。那次讲的是财政纪律,里面讲到一个知识点,两大经济政策。这个你们还记得么?”孙青问。

    听了这个问题,司马考和熊裳都摇头。每次的课程都有无数只是点,谁特么能记得那么清楚。

    看到两位尚书都如此诚实,孙青尚书也就不卖关子,他解释道:“财政两大政策,一个是总钱庄推行的货币政策,一个是户部推行的产业政策。这两大政策就决定了大宋的经济政策。此次就是如此,产业政策采取的是积极政策,由朝廷直接投资增加丝绸产量。而货币政策就是一个消极政策,朝廷根据丝绸价格的跌幅以及产量,被动的发行交钞来弥补这里面的货币空缺。”

    看着孙青尚书一脸自豪的讲述着听着就就很厉害,然而大家并不能理解的玩意。司马考直接说道:“这丝绸还能不能当钱来使。”

    孙青答道“”“能不能当钱使,那不是我能管的。官家专门说过,此次他只能确定丝绸价格要暴跌,丝绸跌下去之后,你们还肯不肯把丝绸当钱使,那是你们的事情。官家不会介入这件事。所以你们自己判断。”

    听了这毫无用处的大实话,熊裳尚书更直接的问:“孙尚书,你就说个明白话。你觉得以后家里放交钞可靠,还是放丝绸可靠。”

    “我觉得你们还是放交钞可靠。而且我觉得你们不要把交钞放到家里,而是把交钞存到钱庄里面,现在把交钞存在钱庄里面,钱庄给利息。”孙尚书给了明确的建议。

    “我们用交钞的话可以买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么?”熊裳继续问。

    “以前的时候交钞面额比较大,最低都是一贯。此次官家已经下令,发行最低面额五十文的交钞。只要这种新版交钞发行,我们就会要更多官营的东西只能用交钞交易。你觉得你能买到你们想要的东西么?”

    熊裳被这个消息跟震惊到了,他是真没想到官家准备进行这么大的交钞改革。就在他沉思之时,就听孙青继续说道:“以后在南海租地,只收交钞。”

    这话说完,熊裳与司马考两人的神色都变得严肃。大宋的各个家族都已经看清,未来赚钱的大头有两处,一处是淮河以北,一处就是南海。淮河以北肯定是要搞土改,土地不可能再买卖,想弄到大量土地,只有南海一途。南海租地只能用交钞,无疑就回答了熊裳的问题,“我们用交钞的话可以买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么?”看玄幻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的网址 :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