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绝世镇封 > 第八百六十章双修大典
    一秒记住【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他们稳稳落在花台上的时候,炎龙与冰凤交错飞舞一圈,看了一眼南松子,伴随着龙吟与凤鸣之音,一龙一凤呼啸向着三月峰而去,化作两道流光,消失在了大河之上的迷雾中。

    随着它们的离去,笼罩在护月山上的炎寒气息如无根之萍,迅速被众人逼散。

    所有人大松一口气,好似压在头顶的阴云被拨开,露出了和煦的阳光。

    但此地依旧一片死寂,众人抬头看着龙凤离去的方向,目中仍残留了浓浓的惊骇与震撼。

    包括那日河宗领头的老者,神色亦是一片沉重,呼吸略有急促,心中已然打定主意,回去之后,便要立即向太上长老汇报此事,并告诫门中弟子,以后尽量不要与月河宗之人发生冲突,特别是乔远与凌婉晨,连他见了,都打算绕道走,不敢再有丝毫恶意。

    至于跟在他身后的几名年轻一辈的天骄,心里的那点优越感早就被打击的粉碎,别说与乔远比较比较,现在就算抬头看一眼乔远,他们都觉得心神颤抖不安。

    不止是日河宗之人如此,月水宗、火风谷等等与月河宗素来便有间隙的宗门,他们这些人也不敢抬头直视乔远,同时在心中决定,以后若遇到这对夫妇,定要有多远避多远。

    这当然不是乔远与凌婉晨的修为让这些人如此,而是那龙凤的余威所带来的震慑。

    毕竟能让如此强悍恐怖的龙凤甘为坐骑的人,不管是什么缘由,他们都不是一般人能招惹得起的。

    “凌长老,大典继续。”

    沉寂了半晌,突然南松子开口传出话语,这才将众人偏离的心思拉了回来。

    凌如渊也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开怀一笑,起身飞上花台,向着众人抱拳歉然一礼,随后看向宛如一对璧人的乔远与凌婉晨,目中露出了满意与欣慰的光芒。

    修士举办双修大典,与凡人举行婚礼,虽本质相差无几,但由于修士寿元普遍较长,活个成千上百年都是常事,所以一般道侣难有相伴一生者,有活的久的老怪,一生有数十位道侣也并不奇怪。

    这样下来,若每次都大张旗鼓的举办双修大典,必然铺张麻烦。

    一般来说,修真界的双修大典就是走个过场,省去了凡人婚礼中的许多繁文缛节,如拜天地,拜高堂这些礼节,完全被摒弃。

    不过由于乔远与凌婉晨是对方的第一任道侣,有些礼节还是不能省的,凌如渊想了想,转身看向第一层广场上的南松子,恭敬说道。

    “有请太上长老为新人束结发礼。”

    本来这结发礼是该由他或者段天固来束的,但他想了想,以乔远如今的修为与威望,由南松子亲自为他们结发,显然更合适。

    南松子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一步之下便来到了花台上,站在乔远与凌婉晨身前,一脸慈祥与柔和。

    两人齐齐弯腰施礼,期间他们的双手始终紧握,情比金坚的模样,羡煞了台下的一干年轻男女。

    “有劳太上长老了。”

    南松子点了点头,缓步走到两人身后,亲自动手,从二人披散在身后的黑发中取出一缕,象征性的编织在一起。

    结发礼成,两人从此之后便是结发夫妻,是除了父母之外,互相最亲近的人,不说同生共死,但愿携手一生。

    “你们各自分出一缕神识,本座可为你们将其互相烙印入对方的发中。”

    南松子轻声开口,乔远与凌婉晨没有丝毫迟疑,立刻照办,只见他双手掐出道道印决,似牵扯出了一根看不出的丝线,将两人的神识紧紧缠绕在一起,融入了他们的结发之中。

    在融入的一刹那,乔远立刻清晰的感受到了凌婉晨的心神波动,似进入了她的心中,看到了她的所有心绪。

    同样的,凌婉晨也有了与乔远心有灵犀的感觉,甚至只要一个念头,不需要任何言语以及眼神交流,对方就能明白其全部想法。

    简单来说,就是那一缕神识将两人的心彻底连接在了一起,只要在神识探测范围内,他们便可洞悉对方的一切。

    “好了,回去之后,你们可将那对比翼同心链炼化,如此,就算相隔万里,亦可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南松子走到两人身前,笑着说道,说完他拍了拍乔远的肩膀,在两人道谢之后,再次回到了第一层广场上。

    “礼成,奏乐,开宴。”

    凌如渊继续开口,一说完便见这花台四周有绚烂的烟花绽放,虽是白日,但这烟花却不是凡俗之物,升上天空,化作一幅幅龙凤呈祥的图案,五颜六色,炫目多彩。

    同时,这花台上还有无数花瓣飘散,彩蝶翩飞,围绕着乔远与凌婉晨,形成了一场风暴,将两人如众星拱月般围在中心。

    不只是这里烟花绽放,整个护月山几乎每隔百丈,便有花团升起,远远看去,这一整座山峰似变成了一朵绚烂无比的山花,山中之人不知这一幕的震撼,可山外城中的散修,皆睁大了眼,看的一脸呆滞,有些女修,甚至樱口大张,捂着胸口“哇”了出来,眼中满是亮闪闪的光芒。

    与此同时,一月峰至五月峰,五座山峰上同时有各色光柱升空,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那光柱中竟模糊的出现了五道曼妙的倩影,虽看不清晰容貌,但仅仅是那身姿,就引起了无数人的遐想。

    就在此时,那五道倩影各自拿出了一件乐器,有琴、箫、鼓、钟以及笙,素手轻拨,优雅吹拂,立刻便有阵阵悠扬悦耳的乐音从五座山峰上飘来,融合在一起,化作一首让无数人沉醉的曲乐。

    一队队黄衣黄裙的秀美少女手中托着瓷盘,其中盛满了各色美味佳肴,灵果琼浆,一一送到广场上的诸位宾客的桌上。

    直至此刻,双修大典才到了最*最热烈的时刻,乔远与凌婉晨并未一直站在花台上,而是与凌如渊、段天固一同,先去了第一层广场,向着南松子与墨阳子敬了酒,这才去了第二层广场。

    刚到那里,不少月河宗的长老都主动围了上来,另外,还有一些与月河宗颇为交好的宗门势力之人,也围了上来,寒暄笑语,不停推杯换盏。

    乔远与凌婉晨对此事并无多大兴趣,不过出于礼数,还是得带着笑脸,一一与众人见礼,喝过一杯酒,便换一个地方。

    此情此景,倒是与凡人的婚礼颇为相似,新郎在外招待亲朋好友,新娘则盖着红盖头,被送入洞房,紧张而期待着等待花烛之夜。

    不同的是,凌婉晨并未盖红盖头,也没有去往洞房,而死一手环抱住乔远的手臂,嘴角含笑,如一个乖巧的小媳妇,始终跟在他身后。

    当他们走到日河宗所在之处时,那位领头的老者,虽心中忌惮乔远,但面上还是不能失了礼数,立刻站起身来,哈哈一笑,抱拳祝贺起来。

    “乔道友,凌仙子,恭喜恭喜,老夫褚阳,祝二位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跟在他身后的那些所谓的天骄,也都强忍着不愿,站起身跟在那位老者后面,向着乔远抱拳一礼。

    “多谢褚阳道友吉言,不知几位对我月河宗的招待可还满意?”

    乔远目光一闪,嘴角含笑,没有如之前一般,客气两句便直接离开。

    他知道日河宗向来与月河宗不合,门下弟子多有摩擦,经过了刚刚的一幕,若这几人识趣,定会委婉的表露出和解之意,所以他才有了这番言语,算是试探性的问一句。

    褚阳人老成精,岂能听不出乔远的意思,他心中微沉,可面上却不露丝毫,微微一笑说道。

    “贵宗招待周到,宾至如归,老夫极为满意,若有机会,定要带一些门中晚辈,来贵宗交流学习。”

    “哈哈……那我月河宗自然扫榻而待。”乔远仰天大笑两声,对这老者的态度很是满意,又客气了两句,这才与凌婉晨一同离去。

    这期间他都没怎么看褚阳身后的几位日河宗天骄,不是不屑,而是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似日河宗能与他对等的只有那褚阳。

    这种气场,让那几位日河宗天骄苦涩一叹,摇了摇头,完全生不出半点怒意,因为连他们自己都认为与乔远差距太大。

    一个时辰后,这第二层广场几乎所有人都与乔远夫妇见过礼了,清莲与千红神色复杂的起身,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与他们喝了一杯酒,淡漠的似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乔远暗叹一声,也没有多说什么,但他心绪的波动,却是被凌婉晨清晰的察觉到了。

    她抬头仔细看了清莲几眼,对于千红的上下打量并未理会,忽然,她举起酒杯,向着清莲一示意,微笑开口。

    “道友仙姿不凡,气质出尘,婉晨失礼,敢问道友芳名。”

    其实关于清莲的信息,狄清竹昨夜便交给了凌婉晨,今日见到,她从面上虽看不出乔远与其有什么关系,但向来霸道强势的她,绝不会容许任何威胁出现,所以此刻她有此一问,看似是针对清莲,实则却是敲打一下乔远,让他知道,有些事……你瞒不过我。

    看玄幻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的网址 :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