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里正,还请你主持公道!”杨水溶觉得毛采薇没必要受这一巴掌,他心里很是自责,他觉得是自己没有好好保护好她。

    “她刚才也抽我嘴巴子的!又不是我先开始打她的,是她先动手的!”辛氏也不傻,立马虎着脸对杨里正说道。

    杨里正嗯了一声点点头,本来他觉得这种亲戚之间的吵架纯属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真的不值一提的。

    “那是因为你先开口辱骂我娘子!我娘子冒着酷暑做饭给你们吃,你若觉得不好吃,你不吃便是,做什么出言侮辱我娘子?”杨水溶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他伸手拉住了毛采薇的手,他这个举动告诉大家,无论毛采薇做什么,他都要护着的。

    “杨里正,你瞧瞧啊,一个颇有出息的孩子被一个狐狸精给毁了。哎……我可怜的侄子呀……”辛氏眼珠骨碌碌的转了转,再长叹一声,流了几滴鳄鱼泪,且哽咽着哭丧道。

    噗,她毛采薇何德何能居然变成她口中的狐狸精了?

    陈氏倒是对辛氏口中所骂的狐狸精三字深有同感。

    且之前那天杨水斧听了杨水溶和毛采薇的洞房事件的墙角所给出的反应后,她当时脑海里就闪现了狐狸精等于三弟妹毛氏。

    “辛表妹,我郑重表态,咱家都好好的,可没有人死掉,你若是想哭丧,回你自己家哭去!”石氏本来还觉得对辛氏有点愧疚,因为毛采薇刚甩了辛氏巴掌来着,但是这会儿见她睁眼说瞎话,还涉及到她家老三,那她心里就不好受了,干脆脱口而出,斥道。

    “你……还不是你三儿子三儿媳惹的我这样子?你以为我愿意这样丢脸吗?还不都是你们杨家人给逼的?”辛氏觉得自己没错,她认为都是毛氏的错,若不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胡搅蛮缠,她哪里会这样?

    辛氏这番话讲完,再次呜哇大哭起来。

    “你们大家评评理,她说曾经给我家送的鸡蛋,自家种的石榴等物,都要我家一一归还,你说这当初也是你自愿送来的,都多长时间了,谁还留着,这吃都吃完了啊!我倒是不讲我家逢年过节给各门亲戚送的礼了,就她家,我每年过年那会都会买了四斤重的鲢鱼给她送过去,还有其他吃食,总之,我也不是小气之人,她愿意送来,我也愿意送去,这亲戚之间的关系不就是这样维护的吗?她现在倒好,竟要这样欺负我杨家,我们老三家的媳妇再怎么不好,也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说教吧?”石氏叉腰,愤懑的控诉道。

    此时此刻,石氏毫不退缩,她觉得有些事情是该弄弄清楚,特别是辛氏问他们杨家的借的九十文钱,她有种担忧,那就是辛氏不打算还钱了。

    “那是你三儿媳是个泼辣货儿,我这么一把年纪了,她抽我嘴巴子,我能有好脸色?你个白眼狼儿,咱俩小时候关系多好啊,这会儿你瞧我家家贫,你就这样联合你儿媳作践我吗?”辛氏越想越气,忍不住想要和石氏动手了。

    一看两个一把年纪的妇人要打起来了,杨里正忙唤人去将那二人给拉扯开。

    “断亲,这门亲戚我可不敢高攀!”石氏的脸被辛氏的指甲给抓疼了,气的她咬牙说道。

    杨阿土本来又想阻扰,可一想这事儿现在是石氏在做,又不是儿子杨水溶在做,所以他也就沉默不管了。

    “你以为你这门瞧不起人的亲戚,我敢高攀?哼,断亲就断亲!谁稀罕!”辛氏想着九十文钱的事儿可以趁机抹去,断亲就断亲吧,反正她在石氏这边也得不到啥好处。

    杨里正本来还想劝说几句的,但是见石氏和辛氏彼此都有断亲的意思,所以他也不劝说了,直接答应了。

    “九十文钱问我借的,你得还我!”石氏忍不住说道。

    “没有的事儿,我可不承认!”辛氏一本正经的说道,反正颠倒黑白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

    杨里正见石氏口说无凭,于是,他皱了皱眉,因为他也没办法让辛氏承认她自己问石氏借了九十文钱。

    “你——你——真是卑鄙,我真傻当初咋会答应借给你钱?”石氏闻言气的肝疼,肉疼。

    杨水溶去自己房间里拿来了文房四宝,杨里正口述,杨水溶写,然后把断亲文书弄成一式三份,石氏和辛氏分别按拇指印,杨里正那留一份备案,那边石氏和辛氏各拿一份。

    辛氏心想断亲也好,起码九十文钱不用还了。

    辛氏最后走的时候,嘴里还在小声辱骂石氏和毛采薇,当然也没有忘记拿回她之前带来的十个鸡蛋。

    一旁瞧热闹的村民们见杨里正走了,大家全作鸟兽散了,很快,杨家院子里再次恢复了宁静。

    “切,十个鸡蛋还当宝贝疙瘩了!”陈氏在看辛氏走远后,忍不住小声嘀咕道。

    “以后啊你们见着她,都给绕路走!咱家往后和她家再没有任何往来了!”石氏气呼呼的嘱咐三个儿媳说道。

    “婆婆,我们知道了。”陈氏她们三个异口同声道。

    “娘,你不会责怪我和采薇吧?”杨水溶担心石氏过几天别后悔了,所以他先这样问道。

    “不会责怪,我本来就不喜欢她来咱家,你记得吧,你和采薇成亲那会儿,我都没邀请她们一家子来咱家吃喜酒,你可记得?”只要一想到二儿媳季氏的银镯子让辛氏顺手牵羊拿走,石氏就觉得自己像吞了一只死苍蝇那样恶心。

    毛采薇见杨水溶给自己一个你放心的眼神,她心里突然觉得这个男人挺靠谱的。

    “娘,我带回来一些猎物,有你喜欢吃的野鸡,嘿嘿……”杨水溶知道石氏现在不开心,忙上前去哄道。

    “那野兔呢?给谁弄的?”知道杨水溶的孝心,所以石氏也不想为难他,这会儿她脸色柔和道。

    “婆婆,这还用问吗?三弟特地打野兔子,必定是为了三弟妹吧!”季氏在一旁笑着说道,眼眸里闪过一丝艳羡之色。

    “三弟妹,你瞧三弟多疼你啊!”陈氏看着毛采薇脸上的笑容,再看了眼玉树临风的三弟长相,她心里也极为羡慕。

    “这……嘻嘻……”毛采薇被她们打趣的不好意思了,一时之间词穷,那只能低头装羞涩笑笑了,这样总比什么也不说好吧。

    “老三媳妇,你今天晌午烧的菜咋那么难吃的?”杨阿土因为刚才有外人在场,所以他忍耐到这会儿才问,且脸色颇为不悦。

    “别问老三家的,这事儿是我授意老三媳妇特地烧的不好吃的!”见毛采薇委屈的小眼神,石氏心里觉得三儿媳其实挺可爱的,当然要忽略刚才她和辛氏相斗的场面,这会儿石氏护着毛采薇回答道。

    看玄幻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的网址 :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