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即周 > 第6章 一只鸽子飞进了风波庄
    一秒记住【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天高云淡。一只墨黑色的鸽子带着劲急的哨音扑腾着翅膀,飞过春草悠悠的渭水平原,飞过南山,飞进沟壑纵横的满山绿野之中,消失不见了。山山水水在飞快的在其眼边掠过,这只鸽子仿佛就像一枚不知疲惫的箭头,向着东南疾飞。

    黑鸽子飞进的这片茫茫大山,北挽黄河,南拥长江,从西北到东南横亘千里,人迹罕至,是天地元气最为充沛的隐秘之地,也是一处顶尖的修炼圣地。

    修炼无非就是吸收天地元气,并且为乎几用,而水又是一切生物的生命之源,山水相连,山生水,水养万物。

    群群众山是支立天地的擎天柱,阳刚霸气,陡峭如剑,乃是一切生命的阳性之源。而水,毫无形状,没有主见的随着大地的高低涓流不息,滋润着大千万物,乃是是一切生命的阴性之源。

    山把水可以把水割分出来,将其框定,雕出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峡谷险滩。将万千的生命姿态赋予本无定性的流水。水则可以将山拥抱起来,描绘起来,使层峦重叠的群山生动起来。使得群山可以年年长青苍翠,虎啸猿啼,姿态万千的矗立在天地之间。而有山有水,名山大川相依存的地区,必生出天地灵气,孕育出超凡人物。

    传说,远古时期,当先民们还在穿兽皮,食野果的时候,有个被呼为神农氏的强者,练就了强大的功法之后,就在这片大山中尝遍百草,不但发现了许多可吃的野果,还采集奇异的灵草灵花当作药材。然后就拿这些药材年年月月的治病救人。因为神农氏实力强大,爱护子民,被先民推举为神帝。当上神帝之后,神农氏并没有懈怠和保守,反而更加一步一步的从南山探索这片无名群山,踏遍了这片大山的每一个山头每一道峡谷,回到人群送药的时候还要教人们耕种。

    为了登山采药,他发明了挖土的耒和耜。他将这两种工具传授给人们,使先民们能够开垦荒地耕种庄稼,不再忍饥挨饿。

    但神农氏最终误尝断肠草,倒在了这深林之中,再也没有回到人们中间。忠诚的先民们从渭水出发,进入南山,在这片无名大山中寻找了三年,也没有找到神农氏。于是先民们都说,神农氏尝完了百草,采完了药材,教会了人们耕作,人间的事办完了,一定是回天上歇乏去了。

    先民们看见这片茫茫青山,就想起了伟大的神农氏。先民们怕惊动神农氏的长眠,便立约从此不再踏进这片青山。成千上万年时光流去,这片青山就成了人迹罕至的茫茫林海。

    淡淡白云下,秀峰矗立,刺破青天。林木繁茂,离离蔚蔚,峡谷绝世,水流如带。全不见人间烟火,唯闻长风掠过林海的隐隐涛声。在这淹没一切的茫茫绿色中,没有人能够分清方向,没有人能够走出走进这片无垠的山海。

    那只黑色的鸽子依旧顽强的飞向茫茫青山的深处,碧蓝的天空,响彻着嗡嗡嗡的哨音。猛然,均匀的嗡嗡哨音变成了尖锐的长啸,鸽子象一支黑色的箭头,径直冲向山腰处,如飞蛾扑火一般勇敢。

    眼看这只鸽子就要撞上大山的时候,那鸽子竟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不见了。

    原来那山只是一个高明的障眼法,意图来掩盖一个秘密机构,名叫—风波庄!

    在那鸽子的眼中,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奇怪的是,越是这种与世隔绝的宗门就越是喜欢把宗门修的仙阁林立,富丽堂皇。反观这一个神秘组织,却丝毫没有一丝铺张浪费,所有的房子简单实用,结实牢固却没有半点花哨。

    风波庄是神农大山中的一座秘密城堡。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代代庄主如愚公移山般经营了几百余年,虽不为外人所知,但早已形成了完整的规模。这座城堡在这千山万壑的茫茫林海中确实小得如同米粒,但实际上的房屋数量,却可以抵得上小诸侯国的一座五里之城五八之廓。在阵法的保护下,这里共有九百六十四间房屋,六十四口水井,四百多亩耕地和许多个秘密石洞仓库。风波庄的弟子即便不出城。但是可以在这里永远生存下去。

    风波庄容纳了整个天下不容之人,但也不是阿猫阿狗全部收留的受难所。但一切能人义士不管你之前得罪了什么人或者做了什么事,一旦经过层层的严酷考验,则皆会被风波庄收纳。不论你身份多么低贱,只要被风波庄的外派弟子发现你的天赋不凡,一样会被接纳到庄内接受训练。但风波庄在接纳他们之后,也会让他们执行一些秘密任务,但不论怎说,这里都是他们最安全的乐土和归处。这个阵营里面当然也不缺乏第一流的阵师和工师,将这里建得坚固实用而且机关密布,等闲大军也休想接近。

    这庄内每一构思都有实用意义上的讲究。高处房屋的屋顶全部涂成黄色,为了分布在天下的一百多只信鸽能在茫茫林海中快速准确的找到落点。屋顶之下,全部用树叶的熬成的叶汁涂抹,是为了迷惑能够纵蹿跳跃的猿猴山猫等野兽。整个城堡的院落屋顶全部拉起铜网,是为了防备误入阵法的空中猛禽袭击信鸽与猎犬。

    而且所有房屋都用山石砌成,尽量建在树丛或山岩之下,除了坚固和冬暖夏凉的好处,就是隐蔽。在高处看,除了用做信鸽落点标志的几座黄色屋顶,很难发现大片的房子。重要的所在,则都设在有秘道通行的石窟。

    那黑色鸽子盯住了一个黄色的屋子,它绕屋顶飞翔了一圈,“嗡——”的一声,突然俯冲而下。

    就在鸽子嗡嗡嗡绕着屋顶振翅盘旋时,院中走出了一个长须黝黑的中年人,身着粗短布衣,赤着双脚,头发胡乱的遮盖住他的脸,他只好把头发从中间往两边一撩,才露出了双目。他走到墙边,运气于手,轻轻的拍了一下镶在墙体中的一块圆石,笼罩屋顶的铁丝铜网便随着轻微脆亮的金属声缩了回来。之后,他向天上打了一个响亮的口哨,正在飞翔盘旋的鸽子便“嗡——”的一声噗噜噜落了下来。

    黝黑的中年人亲切的笑了,“小明,来,累了吧,看信不急,你先吃点儿喝点儿。”说着便在院中一块很干净的方砖上撒下一把谷子,摆上一盅清水。

    可是那“小明”却只是咕咕叫着,无缘无故的猛烈的拍打右翅,不去啄谷饮水。中年人神色一变,知道若无大事,小明绝不会如此:“小明莫急,我这来取信。”

    说着报起鸽子,从它右腿下小心翼翼的解下一个小竹管,打开一看,中年人骤然变色,“小明,有大事,我要去禀报庄主了。”鸽子咕咕两声,点点头,便自顾啄米饮水去了。

    中年人方甫走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只苍鹰突然长鸣一声,如天外飞剑一般俯冲下来扑向鸽子!

    黑色鸽子在苍鹰长鸣时便警觉抬头,条件反射性的“咕——”的一声尖叫,嗖的扑进墙上的石窟中,“咕咕!咕咕!”的不敢出来,

    苍鹰一扑不中,倏忽展翅,飞出院子在蓝天中盘旋等待。一个布衣女子闻声冲出,怒喝一声,“何方饿鹰,胆敢闯我风波庄禁地?看剑!”

    怒喝间,腰间的一把小剑破鞘而出,化成一道惊鸿,准确无误的斩向那鹰。千万别小看这把飞剑,这种御剑术,大量聚集在飞剑上的念力、真元和天地元气,在给看似轻薄的小剑带来恐怖的速度的同时,也自然带上了恐怖的破坏力。

    苍鹰一声长唳,便坠向茫茫林海。这女子一出剑便是一种简单决杀之意,很有可能是经历过很多军队厮杀的因为在那种乱战之中,他们必须更快更简单的解决掉身边的对手,否则一但被纠缠上,没法脱身。便很有可能被周围平时毫无威胁的剑师杀死。

    女子自言自语,“左使啊,你怎么忘了关上你屋子上的铜网啊?”

    说着一拍墙上圆石,屋顶的铜网锃徐徐展开,遮住了碧蓝的天空。少年转身笑道:“焦明莫怕,出来吧。”黑色鸽子噗噜噜飞出,兴奋的拍着翅膀,咕咕几声,飞进女子的怀中。女子抱着鸽子,抚摩着它光滑闪亮的黑色羽毛,柔声笑骂道:“小明小明,上使给你取这个名字,说你是五方神鸟之一,堂堂焦明的后代呢。怕甚来?好不争气啊你。”

    就在此时,那粗心没关铜网的左使顾不得穿戴整齐,蓬头垢面的便向议政堂飞驰而去。

    他要去的议政堂,是风波庄的核心重地之一,是一座极为隐秘的宽敞山洞。

    那左使到了洞前,一个急停。便有一位侍卫上前一步,躬身道,“左使大人,庄主正在修炼,没有大事不可惊扰。左使见谅。”

    左使回了一礼,“本使此番前来,乃是为了禀报一件关乎天下大局的大事,还请这位兄弟给我让条路。”

    突然,洞内传出了一道清晰儒雅的声音,“是玄获来了吗,进来吧。”

    那侍卫听闻这是庄主声音无疑,立马下令道让路,话音刚毕,洞口五位侍卫一起躬身让路。

    左使也不耽搁,衣衫猎猎的奔驰洞内。到达主殿,由于之前跑的太快了,现在突然停下。衣衫所带的强大气流一下子把殿内的蜡烛吹得飘忽不定,忽闪忽烁。殿内也突然一下子变得明暗不定。

    “玄获你急什么,慢慢说。”那殿上一个消瘦男子说道。

    玄获抱拳,单膝跪在地上,平定了一下气息,说道,“禀报庄主,我刚刚接到消息。周朝太子于临淄城外遭秦国黑毛怪和白蛇女伏击。白蛇女临阵倒戈,杀死黑毛怪并随太子逃走。”

    那男子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怅然和柔和,心里还有一丝久违的激动和壮志。但很快就回到了原有的神杀凌厉,平定如水。接着说道,“哈哈,这第一步棋,总算是下了。”

    ----------(正文未完待续)看玄幻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的网址 :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