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人一狐似轻盈的风儿,穿梭在枝叶间,与那一个个散发的着紫色氤氲的果子逐渐拉近着距离;然而,在他们身后,几抹淡红色的色彩,也同样跟随着他们的脚步。

    幼狐见那一个个果子,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猛的纵身一跃,一个拳头大小的紫色果子便被幼狐一口叼了下来。

    止住前冲的身子,回头将那果子抛向了衣染尘。

    衣染尘接过果子,凑到鼻子下,轻轻一嗅;浓郁的果香扑鼻而来;使之精神倍增。

    幼狐走到衣染尘身旁,尖尖的小嘴巴蹭了蹭衣染尘那沾满血渍的衣袍,摇着毛茸茸的大尾巴;嘴中哼哼两声;仿佛在催促着衣染尘赶紧尝尝这果子味道如何。

    衣染尘看了看手中的果子,又看了看那哼唧着蹭着自己衣袍的幼狐;再次的陷入犹豫之中。

    这浓郁的果香,以及那深邃的果色,衣染尘知道这果子定与那之前的丹药一般,绝非凡品。

    衣染尘本想再次拒绝,但是又不禁想起了驭灵的话;若想达到目的那么……。

    内心经过片刻激烈的挣扎后,最终还是下了那不得已的决定。

    长叹一口气,淡淡一笑,双手微微一礼;滴水恩涌泉报,今日款待之情铭记在心。

    然而衣染尘这两句客套话幼狐并未在意;反而驭灵却看不下去了。

    说实话,这果子他早已期待已久,只是幼狐没给他,他也不好意思自己动手摘。

    而衣染尘呢,果子明明已在掌控之中,却还犹犹豫豫,如此优柔寡断这叫暴脾气的他又如何看的下去;不禁放慢语速阴阳怪气道:“啧啧啧;还真是虚伪呢!瞧瞧你,已经饿的两眼犯晕了,还有时间在这里你推我让?你若不愿意要,索性就直接给吧;这等好东西可遇不可求,既然不想要就不要勉强。”

    话音还未落,驭灵出手如电,手中弑灵箫轻戳衣染尘合谷,使之后者左手在一瞬间酸软无力,手中的果子应声抛飞;膝盖弯曲蓄力,欲跳起抢夺那梦寐以求的果子;而在动手的同时还不忘补充到:“我这人呢;就比较现实,只要喜欢我就抢来。”

    被驭灵打了个措手不及的衣染尘,反应过来的同时不惊反笑,右脚快速出击,一脚踏住驭灵的膝盖,借力身体顺势而上,右手再次将那果子一把抓住,倒背着左手,稳稳的站在粗壮的枝干上,自信的笑道:“是嘛?不过很可惜,你抢不过我!”

    哼;你?恕我直言;你也不过如此;不然怎么会被自己的奴才追的到处跑?

    抢夺无果的驭灵略有几分恼怒,但也并未如何如何。

    其实这般结果他心里也早有预料,只是不甘心,抱着侥幸的心理,所以才上演了这一小段插曲。

    但是要面子的他,既然抢夺无果,言语上总要反驳几句,不然岂不是完全的落入下风?那怎么能行?

    驭灵抱着膀子,手指无意识的揉捏着那子虚乌有的胡须,故作思索:“嗯……;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左手不好受吧,嗯……这叫什么呢,犹豫的代价;怎么样?还不错吧!”

    然而对于驭灵的言语相激,衣染尘却出奇的冷静;冲着驭灵晃了晃手中的果子然后凑到鼻子下,轻轻的嗅了一口气,满脸的陶醉。

    吸……呼……

    代价嘛;我不知道你对代价的定义,但是我;不觉得这算做代价;因为它,还在我手里。衣染尘端详着手中的果子,淡淡的说道。

    驭灵闻言再无法克制内心的怒火,这是什么?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忍俊不禁的他;飞身而上,手中弑灵箫直指衣染尘,从牙缝中挤出硬生生的几个字眼:“你;这是在挑衅我?”

    然而还并未待二人打起来;一道急促的破风声,拦住了驭灵的去路,冲着驭灵迎面而来。

    就在下一刻驭灵脸颊上的愤怒,却被一丝奸笑所代替,因为那袭来之物正是他期待已久的神秘果子。

    驭灵见势掌中内力吞吐,卸去果子上的大部分的冲击力,手腕巧妙用力,手指带动果子滴溜溜的旋转着。

    可以这么说,无论驭灵对待什么事情,都没如同现在这般小心翼翼。

    因为他怕,他生怕一不小心弄坏了这得来不易的果子。

    果子在手,身子借势在空中漂亮的一转,双脚稳稳的踏上粗壮的枝干,嘴角挂起一丝邪邪的微笑;冲着幼狐淡淡的说道:“多谢馈赠。”

    精彩精彩,果然是好算计,没想到你驭灵费尽周折,最终目的却是等待小狐狸的施舍。

    在一旁亲眼目睹这一切的衣染尘见驭灵如此嘴脸,心中难免有一丝不悦但是又能怎样呢,他又不能去阻止,也只能言语上吐一吐心中的不快罢了。

    其实就在衣染尘捕捉到驭灵那嘴角挂起的奸笑时,便猜到了他的意图;只是他却不能拆穿他;其实在衣染尘心中,虽然不喜欢驭灵这个人,但是此时此刻却也希望驭灵能得到这一颗神秘的果子。

    不为别的;毕竟他们两个的纠葛无法斩断,若驭灵也能趁此强大,那么在为施岚寻求起死回生之法时,也能帮上忙也未曾可知;毕竟驭灵也放不下,即便是隐藏的再好!

    如果有人能静下心来思考一下,不难发现;这其实不是一场争夺,更像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而他们的目的,不约而同的就是他们手中的果子,虽然手段略有几分卑鄙。

    但是,生活中,却不缺少这种事情;人都是有缺点的,偶尔的算计,却也无伤大雅;关键是在于正视自己的“邪恶”。

    驭灵并未理睬衣染尘的言语相激,目光却始终在幼狐身上;恰恰衣染尘也是如此。

    因为他们虽然得到了这神秘的果子,但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吃;与其去询问如何如何却不如静静观察。

    因为他们都同时看到了幼狐嘴巴里叼着的另一颗果子。

    只见幼狐将那果子轻轻的放在粗壮的树枝上;粉嫩的小爪子上锋利的指甲弹出,在哪果子上轻轻的扎出一个小洞,浓郁的果香扑鼻而来,而后将嘴巴贴在果子上,去吮吸那香甜的汁液。

    观之二人分分效仿。

    不得不说这神秘果子的味道,却也跟它的卖相不相上下;鲜甜的汁液流淌于唇齿间;虽只一果子,但是却有几种,甚至几十种不同的香甜交杂在一起的错觉。

    一口入腹;灼热感自喉咙直线而下,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适,愉悦。

    不过片刻,那三个拳头大小的神秘果子就被两人一狐瓜分而完。

    等等,两人一狐?不;那还是刚刚那个幼狐?怎么……

    正在两人回味那流淌在唇齿间的余味时;而两人的目光纷纷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纷纷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

    只见前一刻还在与二人嬉戏的幼狐,在这一刻却缓缓的蜕变着。

    衣染尘与驭灵二人,还未从那果子带来的香甜之中回过神来,又加上了幼狐带来的奇妙变化。

    可以这么说,此情此景,二人生平从未见过,但是二人一时陷入失神中,却忽略了逐渐靠近的危险!

    就在他们下方不远处,一根枝叶异常茂密的树枝上,几个身穿赤袍的男子小心翼翼的隐藏着。

    其中一人以微不可查的声音说道:“你们五个听着,刚刚木已经偷偷的潜上去了,咱们这皇帝陛下不知吃了个什么东西,不过看那狐狸吃完竟开始化形,又产在青丘……。

    所以我推断极有可能是将军曾经说过的仙家至宝“百香果”,传闻这百香果每三百六十五载一结果,妖吃了可立刻化人,这人吃了嘛……;

    据说可平添个几百年修为,更是可以种下仙缘!

    如果咱们这皇帝陛下吃的真是这玩意;凭咱们几个这点修为可完不成将军交代的任务;更何况还有这爱管闲事的驭灵!

    此二人联手,再加上那不知深浅的狐狸,咱们几个势必会死个一两个,如此硬来自是极为不妥!

    所以一会动起手来,木会拖住咱们这个皇帝陛下。

    雾这一身隐匿的本领是咱们几个当中最厉害的,所以一会动起手来雾就悄悄地潜到这树的最上方,看看有没有一颗五色的果子,如果有,抢了它。

    冰与土找个地方埋伏好,准备随时接应,火去拦住驭灵,然后我跟浪想法把那狐狸劫走。

    记住此行目的,能杀了咱们写皇帝固然是好,如果杀不了,抢了果子,劫了狐狸,立马逃,有多快逃多快!

    咱们几个死不要紧,最重要的是完成将军交代给我们的任务,虽大逆不道;但是将军给了咱们第二条命,服从命令是我们的天职!

    都明白了吧!

    随着这男子的话落,剩余几人分分点头表示明白!

    那好,趁现在他们正失神,那我们动手!”

    有人说了怎么这几个人名字都这么怪?

    而我却说了,这算什么,还有比这更怪的!

    比如他们的长相,正如他们的名字那样,叫什么就长得像什么,那火长得就像一团燃烧的烈火一般,那木就是一个活脱脱得木雕,那土,,,,就好像一个泥人!

    而那发号施令的长得就很高大上了!他的名字见金,活脱脱的一个小金人嘛!

    当然这些调侃的话暂且不提,反观衣染尘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傻乎乎的出神!

    此情此景,是真真的给人一种想冲上去一人给他一嘴巴子,告诉他们,危险来了快跑!

    不过也就是心里想想了,若真这么做了,我想那是分分钟被扎腚啊!

    看玄幻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的网址 :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