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子弹射在了拐角处的墙上,摩擦出了火花——并不是我射偏了,而是我刻意将枪口朝着墙上射击,毕竟我现在手上拿着的是狙击步枪,右手上的手环也让我只能够左手射击,在这种阴暗狭隘的地方我可做不到快速瞄准,而且对面的黑影绝对只是个人类,我不想杀人,所以刚才我只是腰射。

    “哇啊!!”

    摩擦出的火花飞溅在了黑影上,吓得他一阵尖叫,立刻转身逃走了。

    就在扣下扳机之后的一刹那,我忽然失神了,我的指尖似乎触及到了某种回忆,某种我似乎已尘封起来,不愿再想起的回忆。

    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轻,越来越远,我也终于呼出一口气。回头看向浩太,而浩太也是傻愣愣地看着我。

    “裕,刚才那是……?”

    “等下再说,我们先上去,来,我扶你……”

    浩太真的被吓坏了,就连走路都显得有些吃力,我好不容易才将他推上了地面,当我也爬到地面的时候,一只手把我拉了上去,我也才发现周围已经围了一圈人。

    还没等我开口,辰巳就抢先说道“听到六花发出救援信号,我们就全部赶过来了。”

    “裕,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拉着我的手的亚莉莎急切地问道。

    “底下有人……”我有些艰难地说道。

    “什……可是这里的神机使就我们几个啊!”小川俊表示难以置信。

    “不,不是神机使,是普通人,我想,是那些没有得到进入集中分布资格的幸存者。”我的视线不知为何开始恍惚了起来。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一片哗然。

    “不……不是吧……还有普通人能够在分部外活到现在?”

    辰巳趴到了下水道口,朝着下面大声的喊道:“喂!下面有人吗?我们是芬里尔极东分部的神机使,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能出来和我们谈一谈吗?”

    回声四起,但无人应答。

    “……我下去一趟。”说着我将身后的vss狙击步枪换成了半自动模式。可我还没跨出一步,所有人都拉住了我。

    “裕,现在下面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浩太焦急地抓着我的肩膀说道“刚才你也看见了,下面的人可是想要开枪射杀我跟咲夜姐诶!”

    “这很正常,他们并不清楚你们是否对他们怀有敌意,对于任何突然到访的生物,他们的神经都是敏感的,还有就是,现在下水道已经装上了c4,将来计划实施时,下水道中的c4炸死多少人呢?这是我下达的命令,所以我必须负责!”

    “可是!”亚莉莎凑到我面前说道“那也不能由你去啊!你可是指挥官!就算要去,也不能就你一个人去吧!”

    “是啊!”浩太接着说道“你不也说了吗?我们第一部队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证自己处于最佳状态,你现在下去,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我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请问,你们之中有谁,接受过杀人的训练?”

    寂静……整个世界的寂静,仿佛连一直在哀嚎的狂风都因为我的这句话而停了下来。

    “杀、杀……人?”亚莉莎语气之中充满了恐惧,紧抓着我的手渐渐地松了开来。而她那蔚蓝色的眼睛中所倒映出的人,在我看来,已是一个怪物。

    “……所以说只能由我下去。”我说着,准备从下水道口跳下去。

    “等一下,裕。”索玛突然从背后叫住了我,但我没有回头。

    “在那种地方用狙击枪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拿上这个吧。”

    我回过头,看见索玛将手伸到了我的面前,而他的手中,握着一把m1911a1。

    我接过枪,打开保险,卸下弹匣,心中默数了一下子弹数,又拉动了一下套筒,确定不会卡壳后将弹匣装上,拉动套筒上膛。

    “谢谢。”

    “不要做傻事。”

    我轻轻点了点头,再次顺着梯子滑了下去。

    我再次来到了下水道里,但这一次我才意识到了我前方的黑暗,以及黑暗当中名为恐惧的未知。

    我拿出手机,打开照明,双手交错,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右手持枪,左手拿手机。

    当我举平双手的时候,我前方的黑暗也被照亮了一些,也似乎照亮了些我被阴霾笼罩的过去,但光亮终究是微弱的,我更多的回忆终究被尘封着,如同下水道拐角之后的黑暗。

    我极力放轻脚步,开始缓慢向前。

    这时,神机手环的又一个弊端就显现出来了——太挡视野了,以至于只能够看见缺口和准星,这可不利于快速瞄准。但或许,我我心中也渴望着有什么东西能够遮挡眼前吧。

    我弓着腰缓慢向前,偶尔瞄一眼拷贝在手机上的下水道布局图,时不时地有手机照明四处照射,尤其是在拐角之处,生怕暗影中突然有子弹射出,诚然,在阴暗环境中开手电等于暴露了自己,但若不这样,你甚至都不可能是谁在黑暗中凝视着你。

    远处不时有水滴落下,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仿佛是在为什么东西计时一般,而我尽可能地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但你越是想方设法地安静,你听到的声音反而更让你心烦意乱——你的心跳声,在极度紧绷的思维下的心跳声,那种直接从身体内部振动你的鼓膜的感觉,反而更容易让你发慌。

    明明是处在阴冷潮湿的环境里,可我却感觉我一直在冒着冷汗,手中冰冷的金属似乎也已经被我捂热了……呵呵,真是个奇怪的想法,我为什么要这么想?是想为自己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吗?

    走过湿滑的通道,我又来到了一处拐角处,我立刻倚在拐角内侧墙上,深吸一口气,随即立即扭身举枪……没人。我继续前进,缓缓地将腔内的气吐掉了。

    我疯了吗?并没有,但我此时已经无法用普通人的思维去思考了。我感到害怕吗?这不可否认,但我并不是害怕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未知,而是害怕隐藏在脑海中的那段黑白色的记忆。在被眼前的黑暗吞噬之前,我恐怕早已被自己的回忆所吞噬,那段我不愿忘却也不愿回忆的往事。

    ……

    “小裕,你也想学口琴吗?好啊,妈妈教你~”

    “爸爸不希望你也选择走上这条路,因为这些东西不是你该背负的。”

    “快……跟无疾叔叔他们离开这里……不要怕,爸爸很快就会跟上来的……”

    “这都是你的错!不是你,你爸他就不会牺牲!!!”

    “勇往直前吧,我会一直在你身后。”

    “让你去背负这些,其实是我们的失职。”

    “我想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剩下的,就只能靠你自己去摸索,去领悟了。”

    “你要知道,生命的意义可不只是活着这么简单。”

    “对不起……小裕……妈妈没能让你活在一个美好的世界里……请原谅妈妈……好吗?”

    “我觉得,和你在一起,无论处在一个怎样的世界里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怎么跟南昌一样傻啊!应该说不愧是父子吗?”

    “我们不去,谁去?当我们选择披上这身戎装的时候,我们就已经选择了背负这份责任与使命。而这份罪恶,自然得由我们去背负。”

    “天真的家伙!在这里,道德与良知毫无意义!哪怕像畜牲一样活着又如何?只要能生存下去,你做什么都是对的!”

    “对不起……请你忘了我吧……裕……”

    “我们走吧……你是我们最后的任务了……”

    “这是你父亲的,现在还给你……不要忘记你的血中流淌着的是什么,不要忘记你的名字代表着什么意义!……我现在要你活下去,向着这个方向一直走,去芬里尔极东分部!不要管我!走!你走啊!!不要回头!!!”

    ……

    “?!”

    在这一瞬间,我清醒了过来,从记忆的泥潭中挣脱了出来,不是因为别的,仅仅是因为感知到了危险,近乎第六感般,全身都感觉到了冰冷,如冰水都滴到了脖颈上一般,我立即靠在了墙壁上。

    而这一刻,一道人影从拐角处闪了过来。

    借着手机的灯光,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的手上拿着一把锯短了枪管的狩猎用的水平枪管霰弹枪,正准备指向我,此时我和他有两米的距离,这个距离,如果他对着我的胸口来一枪的话,我整个人都会被击飞出去,毫无生还的可能。

    但好在我现在是侧身靠墙对着他,而且手机刺眼的灯光让他产生了半秒的眩晕,就这半秒的时间,我跨步近身,弯腰处在他水平举起的手臂下方,左手拿着手机反手狠狠地砸在了霰弹枪的枪柄上,枪口被迫朝上,亮眼的火光配合着震耳的枪响,所有的霰弹全部射在了下水道的顶部。

    这种霰弹枪的设计每次能装填两发子弹,但我自然不会有机会让他射出第二发,我立刻起身再向前跨出一步,直接用枪柄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脑门上在砸晕他的同时,伸脚将他绊倒在地。

    可这时我的危机感却不减反增,又过头,看见躲在拐角后的另一个人已经拿着一把左轮指向我的头。

    此时我才意识到我犯了一个错误:我根本就没有做好开枪的准备,甚至连这个想法都根本没有,以至于到现在我都没有金手指。

    趁着他还没有扣下扳机的刹那,我果断地松开手机抓住他的拿枪的手,顺势将他的手向下划过一个弧圈,从左轮里射出的两发子弹全部射在了我的脚旁,他的侧身对向了我,我顺势右手从他的腋下穿过,将枪口顶在了他的下颚上。

    那一瞬间,我产生了想要开枪的冲动。

    可我依旧抑制住了冲动,伸出脚使劲向后一踢,全力将他向下猛砸向地。

    可就在这时,我看在到另一端,有一个人半蹲着拿着一把十字弩指向了我,扣下了扳机。

    糟了!

    当我听到当我听到箭矢划破空气发出的声响,下意识地举手格挡,只听见一阵金属碰撞的响声,我的手腕处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撞击力我下意识的做出了一个弹反的动作,命中神机手环的箭矢就这样被弹飞了出去。

    我只能说这是运气好,刚刚好挡住了攻击,幸亏我与他离得不是特别远,如果箭矢的下坠再严重一些的话,胸口就要被贯穿了。

    看玄幻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的网址 :www.KanXuanhuan.com